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工程建設 > 機電工程 >

剪紙藝術與現代建筑藝術的共通性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3-24|瀏覽次數:
剪紙藝術與現代建筑藝術的共通性 [摘要]隨著建筑美學與民俗美學之間的聯系日益緊密,對"剪紙藝術"與"我國現代建筑藝術"的象征語言上的共通性進行比較研究,能豐富美學內容,并對象征設計有所啟示。

[關鍵詞]剪紙藝術;我國現代建筑藝術;象征語言;共通性

引言

文丘里(Robert•Venturi)曾說:“建筑是帶象征的遮蔽物。”[1]建筑藝術中的象征,往往是通過構筑特定的空間形式或外部形象來表達一定的思想,反映特定社會背景下的自然文化與社會現象,達到建筑師與使用者之間情感上的交流。然今,我國許多建筑師滿足于對西方建筑的抄襲和模仿,過度注重建筑的造型,曲解了建筑象征性的本質。中國現代建筑應受到正確的象征語言的引領,我們也許能從中國的傳統象征藝術“剪紙”中找到答案。中國剪紙是一種用剪刀或刻刀在紙上剪刻花紋,用于裝點生活或配合其他民俗活動的民間藝術。它的象征意蘊寄托了藝術家真摯的感情,承載了濃厚的文化底蘊,傳達出無限深遠的意境。剪紙對于象征語言的運用與建筑的象征手法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它應成為我們當代設計取之不盡的資源,成為指引象征設計之路的燈塔。因此,本文選擇了“剪紙藝術與我國現代建筑藝術在象征語言上的共通性”這一課題進行研究,從象征寓意和象征表達兩方面入手,目的是增進建筑美學與民俗美學的融合,同時希望剪紙藝術與我國現代建筑藝術在的象征設計上碰撞出火花。

1象征寓意的共通

象征寓意是藝術作品的靈魂存在,它是創作者與觀賞者之間對話的語言,或是傳達作者對地域時空感受,或是詮釋作者對文化民俗的理解,或是呈現作者對美學精神的追求。如果沒有了這些象征寓意,無論是剪紙還是建筑都將成為毫無生命力的擺設。下面就從地域象征和精神象征2個方面,淺析剪紙與建筑在象征寓意上的共通。

1.1地域象征的共通

“藝術是人的一種精神活動,是人的審美意識的直接反應,它離不開人所生活的社會環境和地理環境。”[2]每一個藝術家都和他所生長的故鄉本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故而每一件藝術品都帶有它所在地域特有的烙印,因此地域特色往往成為象征寓意的重要內容。作為人類創造物的剪紙藝術,不可避免的收到地域氣質的影響。早期的自然社會環境中,兇吉禍福與人們的命運緊密相關,所以剪紙題材往往象征和寓意著人們對原始自然的崇拜和改善惡劣自然環境的希冀。隨著時間的推移,南北地域差異逐漸顯著。南方剪紙受到雅致秀逸的南方山水的熏陶,寓意著“小橋流水、清新自然”的剪紙數不勝數,體現了寧靜而恬淡的地域特色。相反,北方剪紙受到蒼涼粗獷的地域影響,剪紙手法粗狂豪放、面塊突出,象征著黃土原始稚拙之態,反應了人們“剪紙為兎,鋤禾雜防,競逐得脫”[3]的農耕文化。“橘逾淮而北為枳”[4],同樣,陽光、氣候、水文、等自然地理環境的不同也賦予了各地域建筑特有的象征寓意。中國地域遼闊,民居建筑異彩紛呈,如徽州民居、傣家土樓等都表現出鮮明的地域特征。同樣,現代建筑也能展現各個地方民眾不同的性格和生活圖景。例如蘇州博物館新館(圖1),這座建筑體現了蘇州柔情似水的園林特色,象征著南方地域水墨山水的詩情畫意。置身其中,仿佛能感受到南方居民舒適優雅的生活姿態。建筑中的小細節同樣可以蘊含著地域象征,例如王澍的作品“拆筑間”(圖2),利用院子投射到走廊的自然光,借助“墻與漏墻”,模擬了中國的傳統“院子”,色調優雅,帶有濃濃的中國地域色彩,又富有現代感,寓意著對傳統建筑的尊敬,和對過去院落平靜祥和生活的向往和懷念。總的來說,建筑與民間剪紙藝術都具有不同地域的遺傳基因,透過一個地域的建筑和剪紙,可以窺視這個地域在審美文化上的特色,體驗當地的民族性格和生活姿態。

1.2精神象征的共通

“藝術是自然在人頭腦里的‘反映’,是一種意識形態。是人的知識、情感、理想、意念綜合心理活動的有機產物,是人們展現生活及精神世界的形象傳達。”[5]藝術的生命不能脫離人的文化精神單獨活著,文化精神也是象征寓意的重要內容之一。剪紙作為一種由民眾本能情感愿望而自然形成的文化形態,寄托著勞動人民的理想與信念,處處洋溢著人們積極樂觀、自強不息的精神氣質。例如,剪紙《鯉魚躍龍門》(圖3)象征自我激勵的昂揚精神;剪紙《雞冠花》(圖4)象征著剪紙藝人希望家人朋友能有自強不息的進取心;剪紙《女媧補天》象征著對神明的崇拜和對堅持精神的贊頌。同時,作為中國吉祥文化之一,剪紙還充分體現了“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思想,例如呂勝中的《天地合、萬物生》(圖5),它們表現出理想和浪漫的美學風格,透露了返璞歸真的氣質,是精神象征的典型藝術代表。同樣,現代建筑有了精神象征才能稱為建筑藝術。建筑的紀念意義、宗教意義等都可以歸為建筑的精神象征,都被寄予了人類美好的理想。例如浙江平湖李叔同紀念館(圖6),位于平湖市的東湖之畔,設計師采用了“水上蓮花”七瓣蓮花的獨特造型,象征著“清水出芙蓉”的寬廣胸襟和高潔品格,表達了對平淡生活的向往。再說遼寧醫巫閭山山門(圖7),它是以建筑的外形,承載了一種精神的內核。兩兩相對的4只“手臂”同時向前伸出,在即將交叉的一點上忽然定格,定格成一幅古建筑的剪影,寓意著視接八荒的憧憬和精騖八極的企盼。人與自然的共生思想也是建筑的精神象征的重要內容。追求建筑與環境的自然融合依然是許多中國現代建筑師的目標。例如,貝聿銘先生設計的北京香山飯店(圖8),位于北京西北風景區的香山公園內,飯店憑借山勢,高低錯落,蜿蜒曲折,與山石、湖水、花木相映成趣,寓意著著“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思想。由此可見,剪紙與建筑所象征的精神,或是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或是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共生的思想,或是對先祖的崇拜與紀念,但他們無疑是共通的,這些精神讓剪紙藝術與現代建筑藝術長存不朽。

2象征表現手法的共通

“中國是情感含蓄、委婉的民族,不喜歡‘一覽無余’的直白和粗鄙,而喜歡‘言有盡而意無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含蓄美。”[6]我國的剪紙藝術與建筑藝術的象征手法都含蓄隱喻,滿藏深意,象征的表現手法也是異曲同工,下文從構圖、色彩和符號3個方面來闡述。圖2“拆筑間”

2.1構圖象征

歸納來說,剪紙藝術構圖的常用手法有對稱和反復,構圖形式分為圓形構圖、“卐”形構圖等。對稱是重要的形式美學法則之一,對稱的剪紙作品能給人一種穩定、大方的形式美感。如呂勝中的《天地合、萬物生》剪紙作品,對稱的手法結合點線面的運用,使畫面律動感強烈,象征著生命律動的初始。剪紙中的圓形構圖最能體現均衡和諧的圓滿性。中國名俗文化把“圓”作為一個重要的象征符號來對待。圓是和合的象征,寄托著人們對美滿團圓生活的向往。例如《百壽圖》(圖9)喜花采用圓形折疊的剪紙手法,方圓相接,虛實相應,凸顯出具有拼圖平穩、完整、氣派、均齊的效果,又顯示出歡樂、喜慶的氛圍,體現百歲老人熱愛生活的熱抒情懷[7]。同時柔和的曲線構圖也與女性特有的精神內質相符,寓意著柔順、善良、謙卑、禮讓等內涵。相反,直線構圖例如“卐”字紋(圖10)、三角紋、菱形紋等形式的剪紙,帶給人堅挺、穩定、嚴肅、莊重之感,象征著秩序與進取,帶有崇拜的色彩,往往用來表現祀神、巫術和祈愿等主題。構圖布局所蘊含的象征意義在我國現代建筑中同樣受用。對稱的建筑形態隱喻著穩定、權威、尊貴與可靠。例如新蘇州站(圖11),對稱的形體布局,融入了傳統蘇州園林院落特色,傳達了大型公共交通樞紐應有的磅礴氣勢。圓形的平面構圖也應用廣泛,例如廣東南海“土樓公社”(圖12),沿用了傳統客家土樓的布局,并對空間進行再創造,使現代板式宿舍更具親和力,圍合式的布局象征著聚族而居的生活狀態和人與人之間親切團圓的鄰里感。在建筑中,直線交錯的構圖往往突出強烈的空間序列感,營造肅穆莊重的氛圍。例如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圖13),雕塑式的片墻層層交錯,突出了行走序列,營造了肅穆、沉靜、震撼人心的空間環境,寓意著對遇難同胞的沉痛悼念和對人性災難的反思。剪紙藝術的構圖布局是二維的,而建筑布局卻是三維的,但本質上,它們的構圖象征是共通的,它們都能通過各種形式的布局方式表達象征寓意。掌握兩者構圖規律的互通無疑是我國現代建筑師的寶貴財富。

2.2色彩象征

“色彩的象征性是指色彩作為某種觀念或感受或聯想的一種形式,是色彩情感的進一步升華,能深刻地表達人的觀念和信仰。”[8]色彩象征是象征表達的常用手法之一,在剪紙藝術和我國現代建筑藝術中都能找到具有象征意義的色彩運用。剪紙色彩象征范圍很廣,被譽為“鮮花盛開的藝術”。剪紙分為單色剪紙和彩色剪紙,凈化工程www.schrjh.com,以單色為主。單色剪紙顏色單一純凈,紅色象征著吉利和陽氣,也寓意著四季紅火;綠色象征著萬年長青;黃色象征著富貴、權力與至尊之氣;紫色象征著對已故人的尊重,具有一定的紀念意義;白色和藍色則是生命力的象征。當然,如前文所述,剪紙的象征帶有地域色彩,不同地區和民族剪紙顏色的象征含義不同,例如滿族剪紙中的藍色更多的象征著凄涼悲痛的情緒。在人類智慧的光芒下,凈化工程www.schrjh.com,建筑物的顏色也巧妙演繹在宗教、政治、文化等領域的精神象征。例如,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中國館(圖14),采用了最能體現中國傳統文化的“中國紅”,象征著中華民族熱情、奮進、團結的品格,也傳達了喜慶、祥和的情感。建筑中的藍色象征平靜、清新和舒緩,使人聯想到中國國家游泳中心—“水立方(圖15)”,藍色的立方體呼應了游泳中心的主題功能,同時傳遞出寧靜、柔和之氣氛,象征了運動員平和的奧運心態。事實上,建筑色彩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建筑材料為前提的,材料承載了情感和色彩信息。王澍對磚的應用可謂出神入化(圖16),他創作的建筑立面常用各種色澤質感的磚拼合鑲嵌在一起,形成較為統一的色系,棕灰色的建筑色彩與自然融為一體,傳達了“天人合一”的理念,表達了王澍對自然的敬仰。建筑色彩還能通過周圍環境來表現,綠色植物就是最常用的要素,例如深圳的萬科中心(圖17),豐富的屋頂綠化為建筑披上了綠色的外衣,即符合該建筑的綠色設計理念,強調人與自然的融合,同時寓意著企業的生機與活力,給人淡定、和諧的心理暗示。色彩的象征性能觸動人們的心靈,給人最直觀的視覺感受,剪紙藝術與建筑藝術只有做到色彩與象征性的完美契合,才能更加深刻的表達作者的觀念與信仰。

2.3符號象征

抽象的符號是藝術家們在長期的實踐活動中積累使用并逐漸固化為觀念性的代替物。恩斯特•卡希爾說“符號化的思維和符號化的行為是人類生活中最富于代表性的特征。”[9]剪紙中的抽象符號在長期的積累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系統,表1列舉應用較廣的吉祥符號。我國現代建筑藝術的符號象征范圍不如剪紙廣泛,但符號來源更明確,即古典或傳統建筑的某些元素,經過簡化、抽象運用到現代建筑中,實際上就是用局部代替整體。建筑中的符號象征多體現在建筑形體和建筑立面上。在建筑形體上,許多雕塑、構筑物都采用了傳統建筑中的元素加以抽象,例如斗拱(圖18)。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校區內,建筑立面將磚的符號放大,經過不斷的重復形成完整的建筑表皮,寓意著返璞歸真的設計理念,是建筑傳統美與現代美的交融(圖19)。藝術抽象符號是一種暗喻,與中國含蓄的情感表達相結合,為剪紙藝術與建筑藝術的象征提供了新的表達形式,并折射出了一個時代、地區、民族文明與精神。

3結論

本文選取“剪紙藝術”與“我國現代建筑藝術”在象征語言上的共通性為研究對象,以美學理論為基礎,采用比較分析的手法,分析二者在象征寓意和象征表達上表現的共通性。在美學上,努力豐富建筑美學與民俗美學之間的聯系;在設計上,希望為我國現代建筑師創造更有意義的建筑提供更多的指導與參考。綜上,凈化工程www.schrjh.com,所謂的象征型藝術不是淺顯的復制和隨意拼湊,而是可以從象征寓意和象征表達上出發,從地域、文化到色彩、布局等各個方面進行斟酌,抒發真情實感,才能達到真正意義上的象征。

參考文獻

[1][美]羅伯特•文丘里.建筑的復雜性與矛盾性[M].中國水利水電出版社,2006.

[2][法]丹納.藝術哲學[M].傅雷譯安徽文藝出版社,1998:47.

[3]丁世良,趙放.中國地方志民俗資料匯編-華北卷[M].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7:649.

[4]晏嬰.晏子春秋•內篇雜下[M].[5]朱狄.藝術的起源[M].中國青年出版社,1999:82.

[6]仝琳.“形”上之境———中國傳統圖形之哲學精神[D].天津美術學院,2007.

[7]濮軍.喜花吉祥———世紀老人胡家芝的剪紙藝術[J].蘇州工藝美術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4(2).

[8]周春媚.中國裝飾藝術美學研究[D].南寧:廣西師范大學,2008.

[9]卡希爾.人倫[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85:35.

[10]趙仕俊.鏤紋祥語———陜西剪紙藝術的美學意蘊[J].四川師范大學,2012.

作者:陸垠 單位:南京工業大學建筑學院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