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工程建設 > 機電工程 >

匾墻型門樓建筑藝術特征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4-08|瀏覽次數:
匾墻型門樓建筑藝術特征 [摘要]作為近代揚州傳統民居門樓建筑的典型代表,匾墻型門樓建筑具有鮮明的藝術特征,堪稱揚州傳統民居建筑瑰麗的珍寶。通過對這些高大偉岸的門樓建筑藝術特征進行深度解析,一方面可充分了解揚州傳統民居門樓建筑在造型、尺度、比例、材料、工藝、裝飾等方面的典型藝術特色及傳統審美傾向,從而為傳統民居建筑的保護、開發與設計提供重要的參考資料;又可據此試圖探尋揚州傳統文化的根脈,從而在傳承與發展之間構建起貫通的橋梁。

[關鍵詞]清代揚州;匾墻型門樓;典型;藝術特征

“樓”,從木,從婁;“婁”意為“雙層”,因此,“樓”的本意應為“雙層木構建”。《說文》中即有“樓,重屋也”的釋意。顧名思義,門樓即指設于門上的重屋,其最初的功能是供守衛進行瞭望和警戒;后來,借其高聳巍峨的氣勢和形象特征,民居建筑中逐漸用“門樓”概指體量較大的門體建筑,且上部也不一定設有重屋[1]。揚州老城區遺留有大量明清至民國時期的傳統民居,當地以“門樓”泛指形象較為鮮明的門體建筑,一般用于民居大門、儀門和腰門處。根據門樓的立面造型和平面布局形式不同,揚州傳統民居門樓建筑主要有平直光素型、疊澀飛檐型、匾墻型、凹入型和八字鳳樓型五種。這五種門樓體量大小不同,結構簡繁各異,其中匾墻型門樓以其體量高闊、形制完備、質麗工精、形象偉岸俊杰而備受當時揚州富商豪紳的青睞,廣泛應用于明清時期大型民居的大門(又稱總門)、儀門(俗稱二門)等處,成為揚州傳統民居門樓建筑的典型代表。從揚州匾墻型門樓的造型、尺度、比例、材料、工藝和裝飾等方面,我們可深入解析揚州傳統民居門樓建筑的藝術特征。

1匾墻型門樓建筑立面形體比例及造型特征

1.1門樓立面形體組成

匾墻型門樓因其上半部鋪砌成匾額狀而得名。門樓整體平整高闊,樓身凹凸程度、頂部上檐高度皆與兩側墻體相平。除黑色的木門和門檻之外,匾墻型門樓主要由樓檐、磚砌樓身、門枕石三部分構成。樓檐起自疊澀條(一般三到五層,由檁條及墊板部位簡化而成),上設三層飛檐;最下一層為仿木作磨磚斗拱或花式飛檐,上面兩層為方形檐椽和飛椽;三層出檐由下至上逐級加長,探出長度總體一般不超過35cm,俗稱三飛式出檐,如圖1、2所示。磚砌樓身由上至下一般可劃分為三段,即上部匾額部分、中部額枋部分及下部門洞部分,其中方闊的匾額及橫向額枋是門樓的視覺中心及裝飾重點。匾額上部或承小額枋(俗稱楞枋),或直抵樓檐下的疊澀。匾額一般四邊圍以磚條邊框或飾以連續的拐子錦,匾堂滿鑲磨磚龜背紋錦(亦稱六角錦,寓意“六六大順”)或斜角錦(當地稱之吊角蘿底磚),居中處做海棠形或蓮瓣形開光,內綴立體磚雕;匾堂四角多鑲嵌角花;亦有整個匾堂滿鑲磨磚而無其他綴飾。中部額枋部分一般由仿木作磨磚立砌龍門枋、墊板及大額枋組成;龍門枋與大額枋之間的墊板俗稱夾堂板,多雕飾吉祥花卉圖案;龍門枋兩端下部多綴以雀替形雕飾;有的儀門門樓中部只設一道龍門枋。龍門枋及額枋或滿雕四季花卉(俗稱通景),或鑲嵌人物故事立體磚雕,或整體光潔簡素,不事雕琢。橫向龍門枋下部為門洞部分。整個門洞由上部一道磨磚對縫貼面立砌的青磚額枋和兩側門垛組成。門垛與青磚額枋相交處的雀替造型及裝飾是匾墻型門樓建筑形體輪廓及裝飾特色所在,多由四皮青磚將尾端砍斫、雕刻并疊澀形成豐富的曲線形態,或用方折形的磚雕角花進行鑲嵌裝飾;其中用青磚疊澀而成的雀替造型具有層次鮮明、收放有度、飽滿舒展、富于彈性的特征,使門樓整體造型既簡麗規整而又包含有靈動和彈性,是揚州本土審美傾向的突出體現[2]。不同于平直光素型門樓,匾墻型門樓的門垛大多只用青磚磨磚對縫、精工扁砌而成。門洞內裝設門框及活動門檻,兩扇黑漆或褐色木門相對而掩,平直光素,少有裝飾。匾墻式門樓的門洞下方兩側各設一條門枕石(俗稱抱鼓石)與門檻垂直相交。揚州傳統民居門樓的門枕石多由白礬石制成,整體由外側石鼓、中間石腰和內側石槽三部分組成,如圖3所示;其外側石鼓一般有長方形(有說其代表文官宅邸)、圓形(有說其代表武官宅邸)和方柱上圓雕小獅子三種,當地多喜用長方形石鼓,圖案以花鳥魚蟲、祥符瑞獸和幾何紋樣為主,整體造型端方、裝飾樸雅,堪稱揚州傳統居住建筑匾墻式門樓典型的造型特征[3]。門枕石中間石腰可起固定門檻的作用,內側石槽用于插承門軸。根據門樓功能及位置變化,門樓樓身與墻體的分界形式亦有所不同。一種是以一丁一順的方式砌筑突出于墻面約一磚厚的門垛,門垛上部端頭做成山墻墀頭的形式,墀頭處立體雕刻掛耳如意或鏤空雕刻吉祥花卉圖案,兩墀頭之間一般聯以三層疊澀,然后在疊澀條之上做三飛式出檐,最外一層飛椽上排布勾頭瓦當和滴水,如此使整個門樓立面主體結構與帶山墻的建筑檐面相類似,凈化工程www.schrjh.com,結體厚重,氣度雄渾,因此此種形式一般用于住宅的大門門樓處,如圖1所示。另一種是在門樓與兩側墻體之間豎向扁砌精工打磨的疊澀磚條,磚面質感細膩、凹凸飽滿有度,疊澀線條主次分明、層次清晰、線條流暢;疊澀磚條上部以半圓形海棠花托與檐部相接,形似承接門軸的軸碗;疊澀磚條下部以磴形磚飾托底,造型方圓有度,線條柔婉有力;樓身兩側的疊澀磚條光潔精麗、圓潤細膩,因此多為儀門門樓做法,如圖2所示。

1.2匾墻型門樓建筑立面尺度與比例

匾墻型門樓整體寬度一般在2.5~3.5m之間,最高大的門洞一般也不會超過3.5m;門樓高度約為4~5m,整體長寬比例在1.5~1.7左右。根據門樓高度變化,匾墻型門樓的門洞凈口尺度也有所不同,但通常寬度范圍約在1300~1700mm之間,一般占門樓總寬的二分之一,高度則為門樓整體高度的1/2左右,其尺度比例與門樓整體尺度比例、人體尺度比例均協調合度;構成門洞的門垛寬度各為門樓總寬度的1/4。由橫向檐枋及龍門枋框出的匾額約占門樓總高的三分之一,自身長寬比例2:1左右,方正舒展,端雅穩健,既不過大顯得門樓累贅沉重,又不因過小而顯得寒酸局促。與匾墻型門樓配合使用的長方形抱鼓石高度一般在700~820mm之間,大致為門洞凈口高度的1/3,厚度約為260~300mm左右,四面均雕刻有四方連續或適合紋樣,亦是匾墻型門樓重點施加裝飾的部位[4]。向外凸出、通身雕花的白礬石抱鼓石與門樓上部出檐首尾呼應,比例合度,既與深色素門起到鮮明悅目的對比作用,又成為門樓美麗的綴腳,使整體形象起伏有節而又端雅穩重,充分體現出揚州傳統的審美傾向;抱鼓石正立面高寬比接近1.68,比例端方,平展方正,恰似一張紙帖,亦折射出揚州當地崇文尚禮的傳統文化意識。

1.3門樓整體造型特征

顯而易見,匾墻式門樓以端正規整的長方形為其鮮明的造型特征。門樓尺度高闊,門洞尺度適宜,整體比例明確,造型穩重端方。簡潔流暢、縱貫頂地的疊澀磚條或山墻似磚垛強化了門樓的垂直線條,使門樓更顯得高聳而偉岸;而門樓檐口磨磚三層飛椽勻停齊整、累疊有致、出檐適度,有效加強了門樓明晰簡潔、端雅勁健的形象特征。整個門樓形象集雄峻與規整合一,含蓄端雅而又收放有度,既體現出匾墻型門樓建筑的藝術特征,又折射出楊州傳統的審美傾向。

2匾墻型門樓建筑材料與工藝特征

2.1建筑材料特征

揚州傳統民居匾墻型門樓建筑所用主要材料為青磚,系用粘土高溫燒制而成,用于墻體砌筑的稱為板磚(俗稱條磚、標準磚),規格不一,較寬厚的磚體其規格尺度有280×160×80mm,270×105×40mm等,尺度較小的可為220×80×45mm,215×90×35mm。用于匾堂外看面、仿木作龍門枋或額枋表面進行立砌裝飾的,則可根據所需形狀和尺度定制加工。質量好的青磚外型尺寸規整,質地顏色均勻,硬度高,耐凍融性好,用指節叩擊可發出金屬聲。磚體表面的青灰磚色是后期水燜干處理的結果,因此每塊磚于青灰中隱含有豐富的色彩微差,磨光后則可在青灰中透露出熒紫的明亮和土黃的溫暖,使磚色更加朗潔明凈、含蓄自然,成都實驗室裝修www.vnnu.cn,賦予門樓建筑以呼吸和生命的特質。

2.2砌筑工藝特征

揚州傳統民居匾墻型門樓的砌筑工藝為精美高超、工藝精湛的磨磚對縫清水砌筑技術,是揚州磚砌技術的最高體現。砌筑之前,每塊磚都要經過“剝皮、鏟面、刨平、磨光、對縫”等工序,以使磚面光潔如砥[5]。砌筑時在墻體內分層灌灰漿,灰漿內或加有糯米汁以使其更為牢固。無論是門垛的扁砌,還是匾堂的斜角鑲嵌,皆磚磚精工水磨致光潔細膩,塊塊對縫砌筑使縫細如絲,甚或難見砌縫,使整體渾然一體。磨磚對縫技術充分體現了水磨青磚光潔細膩的質感和含蓄豐富的色調,使整面墻于優雅的藍灰中熒紫炫黃,呈現出溫潤清麗而又峻朗絕倫的風度面貌。使用磨磚對縫清水砌筑技術的匾墻型門樓遠望明潔偉岸、紫氣氤氳而又生動典雅,近觀質地飽滿、細膩平滑,且隨著歲月的打磨而日益飽含著歷史與記憶的厚重和溫暖。

3匾墻型門樓雕刻藝術特征

3.1雕刻材料

磚雕是匾墻型門樓重要的裝飾手法和構成要素。揚州傳統磚雕的原料為青灰水磨磚,但制作過程繁瑣,對材料質地及制作技術的要求極高。首先,將精選的無砂磧泥土多次過濾并沉淀,得到上層泥漿后,對其進行反復揉踩以制得泥筋,然后將泥筋做成磚坯、晾干后入窖燒制,尤其在封窖時要用水浸燒,以使磚色轉呈青灰。用于雕刻的成磚,其抗烈度一般控制在650°至860°較好。雕刻前需把青灰磚用磨石進行沾水細磨,以獲得平整如鏡的質地效果。

3.2雕刻工藝

雕刻的第一道工序稱為“打坯”,由富有經驗的老藝人主刀鑿出畫面輪廓、位置、深淺和大致層次;然后由助手進行第二道工序:“出細”,即進行精雕細刻,使人物,樓臺、樹木、花果形象鮮明、立體突出;最后是修整階段,從整體全局出發,對重點細部進行精雕,同時修飾或粘接相關局部,然后拼排成整體,最后做榫以便于安裝。

3.3雕刻部位與圖案造型特征

匾墻式門樓磚雕圖案一般施加于匾額、龍門枋、雀替、角花處,磚雕內容主要為祥瑞的動植物、具有教化寓意的人物典故場景、幾何紋樣和古董器物形象,其中以植物花卉題材應用最為普遍,多配套組合應用以表達美好期許和遠望。門樓雕飾圖案布局勻停,留白適度;雕飾手法多采用深浮雕,形象立體,主體形象明確而突出,但構圖的平面性較強,空間景深一般不超過三層;雕飾線條生動流暢,形象飽滿腴麗,氣度閑適自然,既不繁密局促又不生硬懈怠,觀之令人感覺輕松舒適;有些雕刻造型充滿律動的回旋線條,體現出西方造型藝術的影響痕跡,如圖4所示。

4結束語

匾墻型門樓建筑尺度高闊,比例舒展均衡、砌筑精麗,質感飽滿,構圖強調豎向線條,整體呈現雍容健勁、端雅明朗的面貌;門樓磚雕圖案造型生動自然、層次清晰、主次鮮明,形態舒展而豐滿,洋溢著生命的歡愉和安閑,使門樓建筑富有文化哲理寓意和清俊優雅的視覺魅力。在屋檐的襯托下,在適度雕飾的陪襯下,高超的砌筑工藝使整個門樓堪稱為一座由磚體雕琢而成的、具有華貴雍容氣度而又有峻拔端雅氣象的藝術品。隨著時間的流逝,在市井人煙日復一日的摩挲熏染下,這些偉岸俊朗的藝術品逐漸變得滄桑暗淡,線條模糊;但依然挺立于或彎曲幽深、或開闊喧鬧的街巷中,與高聳古舊、參差錯落的封火山墻一起,在現代氣息里積淀著城市豐滿深厚的歷史文化內涵,構建著城市生活的空間韻味和美學意象,使揚州傳統民居建筑呈現出鮮明的地域特征;而滲透其中的對建筑藝術的高度追求也充分折射出揚州傳統文化中關注生活本質、以人為本、立足當下、極力追求美好的現世生活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由此,我們可從某種程度上探尋到城市發展所依賴的文化根脈,也可據此建立起貫通傳承與發展之間的重要橋梁。

參考文獻

[1]韋明鏵.揚州掌故[M],蘇州:蘇州大學出版社,2001:45-47.

[2]馬家鼎.揚州文選[M],蘇州:蘇州大學出版社,潔凈室www.hrjhgs.com,2001:20-25.

[3]張理暉.廣陵家筑——揚州傳統建筑藝術[M],北京:中國輕工業出版社,2013:62.

[4]陳從周.楊州園林[M],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83:19-22.

[5]趙立昌.老建筑分類檔案[N],楊州:《揚州晚報·樓市周刊》,2007年12月5日.

作者:張理暉 單位:揚州工業職業技術學院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