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工程建設 > 市政工程 >

歷史建筑再生性改造簡述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1-26|瀏覽次數:
歷史建筑再生性改造簡述作者:邵松

人類社會的發展,創造了大量的建筑遺產,不論是古典建筑還是現代建筑的每一個案,不論是精彩還是普通,在特定的歷史時期,都曾扮演過其固有的且不可替代的角色,人們在其中工作、生產、生活、休憩、娛樂各種不同的功能,不論是公共性還是私密性的,不論曾經輝煌燦爛還是平淡無奇,凈化工程www.schrjh.com,作為歷史發展軌跡和見證,每一個個案——建筑、街區、甚至城市,每一個場所蘊含的歷史信息都是人類發展史的寶貴財富。隨著時間的流逝,其價值日漸凸顯。然而由于社會的進步,導致其功能、人的需求可能發生變化,拆除重建還是不遺余力地對其進行保護不僅是建筑師還是政府部門及物業所有者面臨的選擇:選擇復原性保護無疑是對老建筑最大的尊重,但復雜的利益糾葛及使用功能的變化常常令純粹的保護寸步難行,拆除重建會導致歷史信息滅失和資源的浪費,與當下倡導的資源節約型社會相悖。于是近年來建筑師們在思考:可否找到一條既能延續原有建筑環境又能使老建筑通過改造而復興、重新煥發青春的方法?歐洲走在前列的建筑師們的探索,給人以啟迪,也不乏成功案例。筆者近期赴西班牙馬德里參觀考察了許多老建筑的改造設計,本文僅就兩例不同功能的老建筑復興改造而成博物館的案例,整理介紹如下。

1背景材料

西班牙首都馬德里位于伊比利牙半島的中心,坐落在海拔700多米的高原上,是西班牙的最大城市,歐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從1561年,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FelipeII)將首都遷于此后迅速發展。幾百年的文化藝術的積淀使這座城市充滿優雅的古典味道。城內遍布名勝古跡,文化氣息異常濃烈,城市風貌古樸,諸多工業革命時期的近現代建筑呈現出這座城市的發展路徑。由于老城區內保存完整的18世紀建筑群,在1992年使馬德里成功當選世界文化之都1)。市內各式各樣的凱旋門有1000多個,街心廣場300多個,而且每個廣場又各具特色,廣場大多配有雕像、噴泉、花木,廣場中心多為雕像和鐘樓,各有歷史典故。市里有50多家博物館、其中最著名的普拉多博物館是馬德里保守主義政府的豐碑之作。位于普拉多大道的“藝術三角區”,幾百米的范圍內集中了三大著名博物館,即普拉多博物館(圖略)、提森博物館(圖略)和索非亞王后藝術中心。近年來三大博物館都不同程度的進行改建和擴建,下面將介紹索非亞王后藝術中心和同樣位于“藝術三角區”內的馬德里當代藝術博物館(CaixaForumMadrid)的改建和擴建。

2索非亞王后藝術中心

2.1新老建筑的傳承和轉接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館之一,索非亞王后藝術中心擁有展廳面積12505m2。藝術中心建筑整體為古典主義風格,原為建於1788年的圣卡洛斯醫院,但經過數次擴充,功能也幾經改變。最后一次改建於2005年由法國著名建筑師讓•努韋爾(JeanNouvel)在原館址西南部增建新館并改建老館,讓•努韋爾在擴建及改造設計時并不局限于原建筑的風格,復制古典建筑語言當然是最穩妥、最保險也是最平庸的一種方法。在近代建筑史上歷史語言一直作為正統和權威占據主流話語,而清教現代主義由于自身發育不良而難以與其對話2),但現代主義的觀念在西方社會早已深入人心,后現代建筑游戲歷史符號的手法只是曇花一現,到了20世紀末已基本退出歷史舞臺。讓•努韋爾在此尋求的設計語匯既不同于清教現代主義也不同于后現代主義,他設計的建筑形象既滿足了作為浪漫主義和印象派展品載體的要求3),又體現了當代社會語匯個性,較好解決了新老建筑的傳承和轉接的問題,以巨大的鋼結構紅色屋頂將新舊空間整合,南部加建部分不規則的梯形基址,建筑師首先選擇了與街道平行,與老建筑之間不留任何縫隙的碰撞,倒象是牽手言歡(圖6)。讓•努韋爾的非凡的想象力和創造力,以現代的方式延續了傳統,回應著變革,為現代建筑創作留下了可之借鑒的寶貴財富。

2.2形態、技術及材料讓•努韋爾在設計中毫不掩飾對新的結構技術及鋼鐵、玻璃等現代材料的十足喜愛并極盡所能地去表現,屋頂結構的大懸挑、拋光金屬面的鮮艷色彩并沒有試圖尋求與老建筑哪怕是星星點點的聯系,潔凈室www.hrjhgs.com,但建筑的大膽突破所表達的形式感以及變化莫測的光影效果,已超越了建筑物質層面的意義,演變成一種在特定文化背景下對美學的追求,卻絲毫沒影響其與老建筑之間的關系,把時空變幻與城市圖景完美地結合在一起,詮釋了建筑師對歷史文化在當代社會的轉譯,反映出對新時代前瞻性的理念在協調周邊環境和表達個人風格間找到了最佳結合。立面大膽凹凸、大挑檐使新建筑成為焦點,潔凈室www.hrjhgs.com,新建部分從環境中突出出來,成為整條街道的另類。為了更好地融入場所,讓•努韋爾在建筑高度上嚴格控制(也許是規劃部門的要求),新老建筑幾乎相同的高度既呼應了老建筑又無損于加建部分以一種獨立的姿態表達對場所的認同,這種突出自己又兼顧鄰里的做法,無疑可歸入環境友好之列而得到大眾的青睞。讓•努韋爾使用“嵌入”城市的手法內外兼顧,“嵌”——“是一種見縫插針的狀態,植入新的機體”4),新舊建筑并存的建筑形象合理解決了世俗化功能的變化,部分空間向城市開放,強化了建筑與環境的對話,在這一特殊區域中顯得尤其重要。這一作品看上去非常簡潔卻將許多先進的技術手段和節點隱藏起來,不追求技術的表現。建筑師對自然光的利用十分重視,對人工光的使用更是駕輕就熟,通過對自然光、人工光以及材料質感和顏色的調控,制造了建筑物局部物質性消隱的幻象,化解了建筑封閉城市的頑癥。在這座建筑中,封閉與通透、實與虛、孤傲與謙卑、自大與對話是建筑師必須面對的。讓•努韋爾在臨街面較好地解決了這些問題,他對體量的控制、材質的選擇和光線、色彩的靈活運用形成了一個成熟的個性化語言,多變的空間達到了稍帶虛幻迷離的境地,似乎能聽到建筑師特有的吟唱。

2.3功能、形式風格的改變建筑創作受環境、氣候、文化背景和功能的限制和約束很大,創作過程會面臨的各種錯綜復雜的困難需要解決,極具挑戰性,建筑師基于他們對位置、材料、空間和光線的認識,體悟著傳統與現代撞擊下的火花,闡釋了現代建筑設計的可能性:功能的轉換需要有嚴謹的科學態度,純熟的技巧和解決矛盾的綜合能力。為解決豎向交通,在老建筑門口加建的兩個玻璃景觀電梯。通透、全玻璃幕墻材料與封閉、實體的建筑形成對比,成為整組建筑最突出的亮點,擺脫了老建筑的沉悶,顯示了新時期建筑的活力,形式風格自然樸實而又令人驚艷。本設計是馬德里三大博物館建筑擴建計劃中爭議最強烈的,曾經像貝聿銘在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一樣飽受批評。在加建部分的內部這一活力得以延續:創造出大尺度的中庭,入口大廳打破了樓層的界限,貫穿多層的中庭空間,從頂部天窗灑下的陽光因時間的不同變幻出不同的形態和顏色,極為有趣(圖略)。除增加了中庭、咖啡廳、書店、禮品店等服務性設施外,懸挑屋頂下的灰空間強化了與城市的交流與對話。

3馬德里當代藝術博物館(CaixaForumMadrid)

3.1原建筑及位置基地位于普拉多大街的西面,屬“藝術三角區”的中心范圍內(即馬德里老城區的三大博物館核心部位)。周邊街區建筑大都為四、五層高的古典風格的磚結構建筑,有著封閉而規則的立面形象。原址建筑為一座具有一百多年歷史的電力站(1899年建造),是馬德里市老工業建筑代表之一,作為工業遺產具有一定的歷史意義(圖13、14)。原電力站功能顯然早已不適合如此繁華且充滿商業、文化氛圍的場所。博物館可以帶動周邊地區使之得以復興,由美國建筑師蓋里設計的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館就是很好的例子。所以改建為馬德里當代藝術博物館,由瑞士建筑大師赫爾佐格與德梅隆(Herzog&Meuron)設計。他倆“根植于歐洲傳統文化,融合當今技術,以極具創造性的建筑手段解決客戶的要求。他們充滿激情地使用磚石、玻璃和鋼材等材料,不斷以新的形式來解決時代提出的新問題(圖略)。

3.2場所、空間的復興勢在必行更新改造的第一步是拆除了沒有特殊文物價值的煤氣站,以留出空地、整理地形使之成為一個臨普拉多大街的650m2城市廣場,為改造擴建后藝術中心的大量人流提供一個疏散、集會的公共活動空間。原來電力站建筑本身根本不能勝任展覽、展示空間的需求,更不能滿足藝術中心世俗化發展所帶來的新功能的變化(如商業、會議、餐飲、咖啡等功能),重新設計建筑空間、疏導交通、增加容積率都是情理之中的事。增加建筑層數、開挖地下空間,從而增加了大量建筑面積。建筑面積由改造前的2000m2余擴展到地上8000m2,地下3000m2,而建筑高度嚴格控制在周邊建筑的平均高度28m,保留了原來電力站建筑的紅磚外墻,滿足了老城區對歷史風貌和社區街道及城市肌理的要求,老建筑的元素與現代建筑空間有機地結合起來。老建筑的外墻表皮既傳遞了歷史元素沉淀下來的信息,加高的金屬表皮宣誓著可持續發展的嶄新理念。新舊渾然一體,又處處綻放著現代結構技術和細節的光輝(圖略)。赫爾佐格與德梅隆在這座建筑上使用了以實墻為主的建筑形象,在保留原電力站紅磚墻上以鐵銹色氧化金屬鋼板將外墻加高,高大的體量和單純的色彩既區別與周邊街區的民居,又彰顯了建筑的突出個性,而建筑底部為順應地形高差變化的架空處理和上部的經過氧化處理的鋼板鏤空空花的表面肌理,則顯示出建筑師對細節的考量和對傳統的尊重,增加了這座建筑的文化氣息。建筑師為新建筑設計了棱角規則,分明的體塊外形,與周邊老建筑十分協調。大膽使用經過氧化后的鋼板作為建筑表皮,不規則的開窗使新建筑格外醒目。新型金屬穿孔板是近期較為流行的一種外飾材料,許多建筑師熱衷于此,如同柯布西埃早期的清水混凝土和蓋里的金屬面一樣,越來越多的使用而成為一種主流材料。赫爾佐格與德梅隆在此處的運用的金屬穿孔板也可以說引導了潮流。穿孔鋼板保持了在自然界中被氧化而變色的特性。

3.3重新設計了建筑的結構和功能赫爾佐格與德梅隆非常注重建筑結構上的探索,將原結構拆除,重新設計了建筑的受力系統。平面上由三個核心筒支撐,與外部形象規整,嚴肅相反的是內部空間的靈活、多變,色彩簡潔、明快6)。底層架空(圖19)通過入口大廳處的樓梯上到二層(圖20),是兼具圖書超市和會議接待功能的大廳,訪問者可以透過大尺度無分格的玻璃景框欣賞到廣場和普拉多大街的美景,當然也可以看到著名的綠化墻。豎向交通除了電梯外還有一座上下貫通的疏散樓梯,不同于傳統疏散樓梯的封閉、單調、憋屈和昏暗,平面尺寸有所放大,且不是常規的單跑或雙跑梯,多跑曲線型的轉折、純凈的色彩、精心處理的平面倒角、流暢的扶手欄板、自上而下形成曼妙的曲線,在頂部天光地照射下酷似立體音樂,人在其中上下舒緩而流暢(圖21)。建筑師對材料的關注也是其表達設計理念的重要手段,赫爾佐格與德梅隆從學生時代起就走到了一起,1978年在瑞士巴塞爾成立合作事務所后,二人的設計作品逐步在世界各地獲得認可成為當今最有影響力的大師,他們對結構與材料全新詮釋和轉譯,所表現出的的建筑形象的表現力,發掘得如此深入而徹底,令世人震驚。在這一作品中老磚墻、架空層、金屬表皮、玻璃大窗、天然石材、混凝土等等眾多材料,堆砌、打孔、腐蝕、印刷、鑲嵌、編織、現澆、預制等等眾多工藝,均為了提升其作品的表現力,在頂層的餐廳尤為明顯,配合燈飾、光線、家具營造了宜人空間效果(圖略)。在這一作品中鋼板上打孔不斷重復的圖案所形成的建筑外表明顯留有波普藝術影響的痕跡,功能和結構的統一組成一幢具有極強表現力的形象表皮。博物館的建成為城市成功的保留歷史遺存提供了又一典型范例(圖略)。

3.4北側鄰近建筑的綠化墻臨普拉多大街入口處廣場北側相鄰建筑的山墻面設計成立體綠化墻,赫爾佐格和德梅隆邀請植物學家派翠克•白蘭斯合作設計了西班牙第一座“垂直花園”。植物墻面積600m2,高24m,由1500株250種不同累型的植物組合而成,這片綠化墻面既隱喻了自然與生命的長青,又為缺少綠化的大片的城市街區增添了一個氣候的自然調節器,完全符合當代低碳,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圖略)。使綠樹成蔭的普拉多大街景觀在這里達到了高潮,同時為整個文化中心鋪墊了時尚、先鋒的基調。

4結語

漫步在馬德里城市的大街小巷,有許多老建筑通過改造被賦予了新的生命,在諸如工廠、斗獸場、醫院、屠宰場等不同類型的老建筑改造后大多為商場、博物館,順應了城市的發展。很多博物館都已經轉變了觀念——由原來的純粹學術、展覽場所變成了集文化藝術欣賞和休閑娛樂為一體的多功能場所。增加了餐廳、劇院、書店、禮品店等服務性空間和設施。德國柏林的博物館島(MuseumIsland)和英國倫敦的博物館區(MuseumQuarter),以及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Amsterdam'sRijksmuseum)蓋莫如此。新材料、新技術的應用不但擴建、改造了空間形態,滿足了新功能的轉換,老建筑的改擴建也順應了時代的變化,記錄了歷史信息,強化了文化內涵,擴展了世俗的快樂,增加了生活的便捷。因此,對于存世量巨大的建于不同歷史時期、承載著各種信息的老建筑再生性改造和復興是每個建筑師所面臨的課題,需要我們認真地去研究和探討。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