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工程建設 > 市政工程 >

原生態建筑藝術淺析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1-30|瀏覽次數:
原生態建筑藝術淺析 [摘要建筑是一個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個地域獨特風貌的縮影。但是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這些原生態的本土建筑面臨著消失殆盡的危機。西非土屋作為一種原生態建筑,有其獨特的藝術價值和文化特色,其獨有的建筑特色和理念,原生態的價值選擇,值得當代建筑借鑒。

[關鍵詞]建筑;西非土屋;原生態;價值

建筑是一個國家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就如同它的文字、語言、藝術、食物一樣。建筑也是一部最具有視覺效果的文化讀本,它是對一種獨特文明燦爛文化的具象解讀。就如同埃及的金字塔、羅馬的斗獸場、紐約的摩天樓、俄羅斯的圓頂建筑、泰國的廟宇、日本的町室等這些建筑都在給人們傳遞著一種獨特的文化形象。各民族、國家在地域環境、生產形態、生存條件、道德觀念、價值取向、審美心理等綜合條件下形成了獨特的文化體系,而在這種不同的文化體系、文化語境中又創造出了不同的美的形象。西非土屋就是在西非這種獨特的文化語境中形成的一種獨具風味的原生態本土建筑形式。

一、西非土屋簡介

西非即非洲的西部地區,其西臨大西洋,東達乍得湖,南瀕幾內亞灣,北抵撒哈拉沙漠。絕大部分地區位于南北回歸線之間,總體來說內陸干燥炎熱,南部沿海潮濕多雨。這樣的自然環境,為西非人常年定居繁衍生息提供了有利的條件。西非土屋可以說是西非這塊土地上最多也是最常見的一種宅式建筑。(這里所說的土,并非是一種狹義上面的土,它更多的是一個寬泛的概念,即為本土的,原生態的,在材質上它可以是土屋、茅屋、石屋。)厚墻小窗、狹窄門道、矮小深邃的窗戶和門洞,無疑說明西非土屋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人類早期農耕式的定居生產的居住方式。穴居巢居模式的脫離也就標志著土屋建造方式的產生與崛起。它適應西非當地的地理環境、氣候條件,符號西非人居習性、宗教信仰和行為模式。為數億非洲人提供了擋風遮雨、休養生息的空間和場所,所以直至今日土屋建筑仍然存活在西非的一些部族當中。

二、西非土屋的基本類型

西非的土屋建筑因氣候條件不同、地域特性不同、民族文化不同而呈現出千態萬狀,然各具特色。根據土屋的建造形式,大體可以分為以下幾種形式。(一)真主柱屋真主柱屋是非洲西部富拉尼人的建筑形式。這種土屋的形式同樣被稱作“烏羅”,是用28根木棍搭成半圓形的傘狀支架,用樹皮作屋面,覆以干草而成。雨季干草加厚,抵風防水,旱季去薄,降溫防暑。若干座“烏羅”構成一組,狀若蜂房,被稱作“魯加”。屋子一面是門,三面架床。門永遠面向朝圣地麥加的方向,意求真正保佑。(二)靠崖式屋靠崖式土屋是利用傾斜地勢建造而成的一種防御型的土屋。馬里多貢人的土屋就是依照這種方式而建造的。它們通常坐落在陡坡上,人們必須借助于釘在坡上的鐵鏈以越過陡峭的坡面,或者讓別人用繩索從山坡上把自己吊下來,才能進入村莊。每個村莊都被分成若干個建筑群,每個建筑群都包括一個大家族里面不同成員的住房、祭壇、谷倉等。土屋的墻體呈長方形,屋頂呈錐形,其中有些土屋形同樓房。但是屋內各層之間不能往來,而是在屋外設置木梯或是攀桿以供進出。(三)堡壘式屋堡壘式屋是一種狀若碉堡形式的土屋建筑。這種形式的土屋建筑在貝寧北部的納蒂延古松巴人的部族里比較常見。整個土屋是用棕櫚樹樹干搭建骨架然后采用一種當地獨有的紅色泥土填充堆砌而成。四個或者更多的圓柱加上圍墻,一起構成院落的主體,圓柱上用茅草做成尖尖的頂,使整個建筑看上去像個碉堡,四周的“碉堡”把房屋圍出一個天井小院。土屋均沒有門,只有一些狹小的門洞和過道。通常土屋以院落為一單位,分為上下兩層,上層通常除居住外還可以曬糧食谷物,下層則放養些家禽,以及年老不便的年長者也生活在下層。(四)圓頂式屋圓頂式屋,顧名思義即土屋的頂部為圓頂的式樣。喀麥隆的毛斯蛤姆人的建筑就是這種拋物線形的圓頂式屋。它別具一格看起來像半個蛋殼,大約為10米高,7米直徑。采用泥土混合草稈這些原生態材料修建而成,完全沒有任何支架做支撐。弧線形的土屋外立面呈現出一些錯落有致的隱約的凸起,既給這種幾何形的土屋外形增添了生氣和特色,同時也可作為登上屋頂的腳蹬,便于屋頂維修。頂端收束成圓形天窗,成為土屋內部采光的唯一窗口,可以通風和出煙,雨季時堵上防雨,旱季打開通風。(五)海帶草屋。海帶草屋,這種房屋是多哥沿海一帶最具特色的一種民居形式。當地盛產細長海帶草,它是一種淺海水生植物,長到一定高度后,遇大風浪隨海潮成團卷向岸邊。沿海而居的人們將其打撈上來,曬干整理,用于建房蓋頂。其質地堅韌,因其富含大量的鹵和膠質,能防蟲防腐、不易燃燒,厚厚的草房頂又能抵御海風,隔熱保溫。當地的漁民在建這種海草房時,凈化工程www.schrjh.com,將屋頂建得很陡,屋脊建成卷棚的式樣,上覆海帶草,厚實渾圓,遠望像大魚脊梁,造型極為奇特,且不易倒塌。

三、原生態的西非土屋建筑特色

原生態建筑,一般來講尤指民居,指的是存在于世界各地、傳遞著一定地域特征的民間建筑。這些民居尊重原生態理念,與當地的經濟條件、人種基因、審美情趣相協調,反映了人們對傳統的原生態建筑觀念的詮釋和對理想舒適的居住模式的追尋。西非土屋就是一種原生態的本土建筑藝術。從理念上來說,西非土屋避免打破原本的自然面貌,與原住民的原生態生活融為一體,同時又與當地的自然景觀交互映照,成為大地景觀的一部分,形成了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從形式上來說,西非土屋所追求的不是精雕細琢,它自由的形體,凈化工程www.schrjh.com,圓渾樸拙,其建筑本身在建造手法上表達出來的一種粗獷、原始、樸拙、混沌的特質使建筑回歸到了建筑的原生態本源,最大程度的符合了原初建筑語言;從材料特征上說,主材為泥土,發揮泥土特有的肌理、色彩,筑之成屋,推之為泥,來源于自然又重歸于自然,達到一種生態的初始循環;從空間裝飾上來說,將人們意識形態的思維進行提煉,將室外的自然元素進行濃縮均應用于建筑本身的裝飾上,從而打破了建筑本身與建筑之外的界限,達到了一種更好的原生態的融合。所以說西非土屋即為處于非洲語境中的一種原生態的地域性的本土建筑語言藝術。

四、西非土屋的價值選擇

西非土屋所處的氣候條件、地理位置和生活習性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本土居民的居住模式。西非土屋作為一種原生態的建筑,其獨特的生態建筑理念、地域特色展現、精神文化傳遞,原生態的價值選擇,值得當代建筑為之借鑒。

(一)合理利用非洲當地資源,體現“就地取材”的建筑理念

西非土屋的建筑材料采用本土材料,充分利用地域資源,取之于自然,用之于自然,充分體現了“就地取材”的建筑設計理念。作為基礎材料的木料、藤條、泥巴、畜糞等,均是本土自然的原生態材料。棕櫚木料和各種藤條打下基本的圍棋盤式的建筑骨架,再于夾縫中塞入黏土。樹材和夯土的直接運用,易于產生地域的認同感,是鄉土建筑自然性的呈現與延續。在西非的有些地區,土屋建筑上還覆以茅草,層層茅草旱季遇熱收縮,清涼庇蔭,雨季遇水膨脹,屋內依舊可以保持干燥。如津巴布韋用大象草鋪成的房頂,經久耐用達30年之久,增加了建筑的使用年限。而廢棄了的木料、茅草由于可以得到降解,也不會污染環境。西非土屋在用材上,均可就地取材,無需深加工節約生產能耗,木料、茅草、夯土可循環再利用或是回歸土地,最大限度地減少對生態環境的影響。

(二)適應西非獨特的地理環境,體現與自然共生的建筑理念

西非土屋所處的獨特的氣候條件、地理位置和當地居民各具特色的生活方式決定了當地居民的生活習性和居住模式。這也使得西非土屋從天然用材到空間布局,從結構造型到細部紋樣的裝飾均體現了西非本土居民獨有的地域文化觀和生態價值觀。位于西非北部熱帶沙漠氣候區的尼日利亞,終年高溫少雨、風沙多。其卡諾卡諾卡諾古城土屋均為平頂式的建筑式樣,這種土屋主要用材為木料和黏土,這些原生態的材料均是具有很好的熱穩定性的材料。土墻厚度達40cm以上,吸熱慢、散熱慢,阻礙了熱帶沙漠氣候的熱輻射,避免了室內溫度的迅速上升,同時夯土墻的吸濕性,也有助于保持空氣濕度,形成適宜的室內環境。而位于西非熱帶雨林氣候區的加納,阿散蒂人建造的房屋則是高屋脊陡坡面的兩面形屋頂。這種房屋在分為干濕兩季的加納,旱季避免了烈日的直射,削弱了熱量的過多傳遞,雨季則有利于雨水傾瀉,減輕了雨水對屋頂的沖擊力。西非土屋的空間組織有效合理,能源轉換有序循環,形成了一種低能耗、可持續的生態建筑環境,符合生態學理念。

(三)結合西非本土居民精神崇拜,體現獨特的地域文化特征

非洲民族造型藝術與他們的傳統宗教有著極其密切的關系,西非宗教交織著活力信仰、精靈崇拜、至高體崇拜等不同形態的觀念意識,而這種原始的觀念的意識也充分的展現在建筑裝飾中體現出了一種原生態的地域特征。在西非各個民族都有他們的“守護神”,而這些守護神即是對一些神秘物種及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產生敬畏進而轉化為一種圖騰崇拜。而這些宗教的因素和圖騰的元素也反映在了西非土屋的構造、布局和裝飾上。如馬里東根族的土屋就體現了他們對人形體的崇拜。他們的群體住宅雖然散亂,但則是按照人形布局排列的,民族議事廳代表頭部,祠堂代表胸部,祭壇代表生殖器。阿散蒂人的土屋建筑裝飾圖案上就表現出他們對土地和農業等自然神的崇拜。阿散蒂人認為地神是女神,星期四是地神的圣日,在耕作前要向地神獻谷粟祭酒,在挖墓穴之前也要祭酒。同時在他們的谷倉的墻體裝飾上也展現出人們祭祀地神的場面,他們認為只有這樣才可以保存好他們的谷物。這些土屋的布局、構造和裝飾等方面,都不遺余力地體現了西非文化圈中特定的物質文明和精神財富,同時也呈現出了一種人與自然、人與建筑和諧共處的生態理念。

五、西非土屋未來發展

西非土屋作為一種文化和傳統,它們始于族源、縱貫時空,積淀了非洲悠久的歷史歲月和全人類共同的文化財富。然而隨著經濟發展的全球化和文化擴展的交融化的前進,非洲人民的觀念和習俗也受到了強烈的沖擊,這種一代代流傳下來的建造技藝和本土生態型的建筑也正在消亡殆盡。這既是歷史的必然,同樣也是發展的必然,然而我們怎樣在這種必然之中看到一線生機?現如今在非洲的肯尼亞,中國的香港等地逐漸出現了一些散發非洲土趣的獨具非洲風情的“土屋”酒店。它們的建筑形式采用了西非土屋式樣,顯得粗獷而典雅,然外糙內秀,凈化工程www.schrjh.com,表生里熟。這樣的非洲語言作為一種原生態藝術遠離矯揉造作的粉飾,回歸自然原形,回歸生活本質,具有極強的原創性和極大的藝術沖擊力。這樣的一種“返璞歸真”,無疑不是我們的一處避風港,同時也是西非土屋的一種傳承與再生。不僅如此,西非土屋這種原生態建筑在現代化的進程中,還應既要保持傳統,又要吐故納新;既要注重原生態的設計本質,又要還原深厚的民族文化;既要注重人工美的隱現,又要注重自然美的外露;既要注重建筑空間美的體現,又要注重空間與人的情感互動。只有這樣,西非土屋才能作為一種全新的原生態建筑藝術再生于世界文化之林之中。

作者:王芬 單位:長沙理工大學設計藝術學院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