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企業管理 > 經營管理 >

鄉鎮文化市場監管模式研討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3-13|瀏覽次數:
鄉鎮文化市場監管模式研討作者:葉曉彬

在逢年過節時,經濟條件較好的村則采用村老年協會出資一點,企業或個體老板贊助一點,村民自愿湊合一點款、物的辦法,請外來的藏族歌手來鄉鎮演出。(四)鄉村網吧、書刊、音像市場嚴重匱乏且混亂目前S縣的書店集中在縣城,鄉鎮至今沒有專門的規范化書店。雖然全縣有72個村級農家書屋,但與農牧民生產、生活相關的農牧業科技書籍卻非常有限,根本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一些鄉鎮地攤、游商銷售的書刊、音像制品大部分是非法盜版,如近年來,文化市場行政執法部門共收繳、銷毀非法音像制品約0.08萬張(盤)。這些不健康、盜版的文化制品嚴重侵害了農牧民的利益,破壞了鄉村書刊、音像市場經營秩序。同時有些鄉鎮不時有無證小網吧、電子閱覽室和電子游戲機的出現,這些經營戶由于無證經營,因此在硬件上不達標,管理上不規范,并且還出現暗中接納未成年人進入網吧的現象,在安全方面存在著一定的隱患。(五)鄉村娛樂市場枯燥、蕭條民族地區鄉村固定的文化市場經營場所極少,常見的經營形式主要是流動攤販利用集市擺點音像制品、圖書雜志且盜版制品占一定比例。同時也因地廣人稀和經濟落后等,大部分鄉鎮甚至沒有一家文化經營戶。有些鄉村由于文化生活枯燥無味,形式單一,根本就沒有可娛樂的地方去,因此農牧民就只有在家看電視、聊天、喝酒、打牌等。

民族地區鄉村文化市場執法管理現狀

鄉村文化執法機構力量薄弱、身份尷尬民族地區文化稽查力量比較薄弱,盡管各級黨委、政府越來越重視文化市場發展,但文化市場行政力量仍然薄弱,執法人員身份尷尬,主要表現在隊伍編制性質混雜,目前沒有專門管理鄉村文化市場的文化稽查專職工作人員和專門的文化稽查辦公室,S縣17個鄉鎮中只有4個鎮配備了專職工作人員5名,而在職的也只有2人,凈化工程www.schrjh.com,更重要的是鄉村文化站工作人員性質均為鄉鎮事業,不具備行政執法的主體資格,其執法職權來自縣文化行政部門的委托,屬委托執法,而目前5名鄉鎮工作人員無一人持有文化市場執法證件。鄉村文化執法機構薄弱的力量、尷尬的身份對鄉村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的力度和效果大打折扣,影響了民族地區鄉村文化市場監管工作的更好開展。鄉村文化執法機構辦公經費嚴重短缺2008年以來,為加強文化市場監管力度,B州新聞出版局每年劃撥給S縣文化執法經費2萬元,用于縣文化市場日常監督檢查。而該縣幅員近8000平方公里,17個鄉鎮,捉襟見肘的辦公經費顯然不能滿足鄉村文化市場執法之需,嚴重影響了鄉村文化市場的治理整頓及大案要案查處等專項工作的順利開展。同時也因辦公經費嚴重不足,就連縣文化監管執法隊伍至今都還未配備文化稽查專用車輛,未統一著裝,沒有配備或配全攝像機、照相機等必需的辦案取證工具等,鄉鎮文化站就可想而知了。(三)鄉鎮文化站監管缺位由于鄉鎮文化站仍屬事業性質,無執法權,發現違法違規行為只能向上級相關部門反映,而當上級執法部門到鄉鎮進行檢查時又不要求文化站配合,從而導致一方面鄉鎮文化站對違法經營者缺乏威懾力和權威性,如有些鄉鎮網吧經營者根本就不把文化站放在眼里,當一陣風式的綜合執法(縣文化、公安、工商、城管組成)檢查后,他們會毫無顧忌的在文化站眼皮下違法經營,接納未成年人。另一方面鄉鎮文化站也缺乏監管的主動性,甚至文化站工作人員分不清自己的職責是什么,應該做什么,如鄉鎮文化站幾乎對網吧不管不問,從而導致監管缺位。(四)現行鄉村文化執法監管方式弊多利少民族地區現行鄉村文化市場執法監管方式大部分為縣級包攬,這種方式筆者認為弊多利少。首先,這種管理方式沒有發揮鄉鎮一級屬地管理和前沿陣地的作用;其次,縣級包攬造成了日常監督管理工作鞭長莫及,難以“到位”,有遠水解不了近渴之感;最后,由于縣與鄉鎮在工作上的“脫節”,使鄉鎮對農村文化市場的監督管理工作處于無人問津的地步。據調查,現S縣農村文化市場監管工作可簡要概括為兩個字即等和靠。所謂等,就是等縣級文化市場行政執法機構的巡查;等當地有人舉報以后有關職能部門的督查;等專項整治行動時的聯合檢查。所謂靠,就是靠派出所偶爾進行巡查;靠舉報時偶爾的督查;靠專項整治行動時偶爾的配合檢查。由于缺乏對經營業主的宣傳教育,日常又很少進行監督檢查,因此,農村文化市場基本上是處于放任自流的管理難、執法難、取締難的局面。而導致上述現象的主要原因,筆者認為是未賦予鄉村文化執法監管機構屬地管理的職責。(五)鄉村文化行政執法人員的綜合素質有待提高民族地區受歷史、文化、地理、體制等因素的影響,鄉村文化行政執法隊伍的整體素質還不盡如人意,不能完全適應當前文化市場監管工作的需要。目前鄉村文化行政執法人員中真正從政法、信息網絡、行政管理等相關專業科班出身的幾乎沒有,絕大部分則是“半路出家”從事文化市場監管工作的,無論在知識結構、文化水平還是業務能力等方面都參差不齊。民族地區鄉村文化行政執法人員的素質結構現狀直接影響到了執法工作的質量和效率。

民族地區鄉村文化市場監管模式的設想

強化對民族地區鄉村文化市場監管重要性和緊迫性的認識少數民族文化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共有精神財富。[2]近年來,“在少數民族文化事業取得巨大進步的同時,凈化工程www.schrjh.com,也必須充分認識存在的一些亟待解決的突出困難和特殊問題。文化基礎設施條件相對落后,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比較薄弱,文化機構不夠健全,人才相對缺乏,文化產品和服務供給能力不強,文化遺產損毀、流失、失傳等現象比較突出,境外敵對勢力加緊進行文化滲透等。”[2]加強農村文化建設,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內在要求,是樹立和落實科學發展觀、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重要內容,是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滿足廣大農民群眾多層次多方面精神文化需求的有效途徑,對于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和鞏固黨的執政基礎,促進農村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實現農村物質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協調發展,具有重大意義。[3]為此,各級黨委、政府應首先從思想上進一步強化對民族鄉村文化市場的繁榮發展與監管重要性的認識,將鄉村文化市場管理作為文化工作的重中之重列入各級黨委和政府的重要議事日程,同時將鄉村文化市場監管納入當地社會治安綜合治理考核。其次,在借鑒成功經驗和深入調研的基礎上,結合民族鄉村特有的民族文化及牧民定居工程等優勢,各級黨委、政府應將鄉村文化建設和監管納入到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中,并據此制定出切實可行的民族鄉村文化市場監管實施意見,同時將執行情況作為各級政府綜合治理重要考核目標和干部晉升考核指標。(二)建立科學、合理的民族鄉村文化管理體系民族鄉村文化市場點多面廣,情況較非民族鄉村復雜,如果仍然采取縣級包攬的形式實施管理,將很難取得良好的監管成效,同時也難達到繁榮民族鄉村文化市場的目標。為此,建立科學、合理的市場監管體系則成為當務之急。云南省玉溪市提出的“將管理重心下移,建設城鄉一體化管理網絡,確立‘縣為主體、鄉為重點、村為延伸,文化主管、部門共管、社會監管’的管理體制。”[4]值得借鑒加強執法隊伍和市場經營人員的素質建設人才是第一資源,基于目前民族地區文化執法力量薄弱且高素質人才難引進、難留住的現實,一方面應通過多渠道、多方式充實縣級文化市場行政執法隊伍并充分發揮鄉鎮文化站監管作用。另一方面,應嚴格按照文化部《關于開展全國文化市場行政執法隊伍建設年活動的通知》要求①,擴大培訓范圍和強化培訓內容,建立縣、鄉一體化培訓網絡。民族地區各級黨委、政府應加大文化執法隊伍培訓學習經費的投入,讓縣、鄉文化執法人員都有學習培訓機會。在學習內容上,首先應進行執法資格培訓,這是執法前提;其次再進行經常性的執法、辦公系統、案卷規范、信息上報等業務素質培訓,從而努力提高其執法水平和實際工作能力;最后,培養“服務”理念,繁榮鄉村文化市場,需要執法者轉變“吆三喝四”的惟上式粗暴管理方式,變“監管者”為“服務者”,變“重管理”為“重服務”,營造和諧、文明的文化市場執法氛圍,樹立良好的執法形象。通過內容豐富、方式多樣的全面培養,“達到《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管理辦法》關于文化執法人員的標準”②,真正“建設一支政治過硬、業務精通、紀律嚴明、作風正派、形象良好的專業執法隊伍”[5]。在加大文化執法隊伍執法素質培訓的同時,不能忽略對鄉村文化市場從業人員自覺守法經營的宣傳和培訓。民族地區文化經營從業者普遍文化素養較低,縣、鄉兩級文化部門可積極配合,除了通過媒體、發放宣傳冊等方式傳播守法經營的法律、法規及國家政策外,更切實的辦法是應每年組織從業人員系統學習,真正從思想上強化其法律意識和自律意識。只有得到了他們的認同、理解,配合,民族鄉村文化市場的監管才能文明、和諧,民族文化市場也才能更加的繁榮。完善文化市場監管機制完善的市場監管機制是確保執法效果的保障,為此應在完善規制、明確職責、強化社會監督等方面建立長效機制。1.完善規制制度是用來規范、約束和調節人們的社會行為及其相互關系的重要規則,加強制度建設是做好文化市場綜合執法工作的重要保障。[6]民族地區在不違背國家強制性規范的情況下,從有利于民族文化繁榮的角度制定諸如執法責任制、稽查工作制、過錯追究制、執法考評制等綜合執法制度,同時積極完善業務工作、人員管理等辦事行為規范。通過完善規制,不僅約束了鄉村文化市場的執法者,避免了“以權代法”、“以情代法”等不良行為,同時也約束了從營者,根本上杜絕他們“找關系”、“走后門”,以此推進民族鄉村文化市場執法監管工作的制度化、規范化和有序化。2.健全鄉鎮管理機制,明確鄉鎮管理責任,發揮鄉鎮文化站作用自2004年實行文化市場行政管理體制調整以后,各級政府均撤消了社會文化管理委員會,在省、市(州)、縣級設立了文化市場“掃黃打非”管理工作領導小組,并由各級黨委副書記任組長,宣傳部長、政府分管文衛的副職任副組長。而鄉鎮由于撤消了社會文化管理委員會領導小組以后,鄉級黨委、政府就未再建立文化市場管理工作領導機制,也就出現了鄉鎮沒有明確的領導,沒有明確的組織機制和明確的編制人員的情況,從而導致鄉村文化市場監管工作“缺位”的現象。為此,筆者認為在各鄉鎮應成立由鄉鎮黨委和政府分管領導、文化站站長、文化專員等組成的鄉村文化市場監管領導小組,同時積極與派出所、工商所等部門加強聯系,將鄉村文化市場納入鄉鎮社會綜合治理的范疇,使執法“手臂”向下延伸,切實讓鄉鎮文化站成為民族鄉村文化市場管理的前沿陣地。3.健全社會監督機制針對民族鄉村文化執法力量嚴重薄弱的狀況、可充分利用群眾力量,發揮社會監督的作用。云南玉溪的成功經驗值得借鑒。他們針對農村文化市場構建了“多一雙眼睛看市場,兩條腿協調并進管市場”的工作格局即在44個社區組建了文化市場“五老義務監督員隊伍”,在農村,義務監督員發揮了重要作用,已成為文化市場行政執法工作中一支不可缺少的重要補充力量,與此同時,引導組建好行業協會,充分發揮行業協會自我管理和監督作用,從而確保了農村文化市場的健康發展。[7]加大政府投入力度為了加強農村文化建設,《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農村文化建設的意見》要求:各級財政要統籌規劃,加大對農村文化建設的投入,擴大公共財政覆蓋農村的范圍,不斷提高用于鄉鎮和村的比例,保證一定數量的中央轉移支付資金用于鄉鎮和村的文化建設。為了加強老少邊窮地區農村文化執法監管,該《意見》還要求:對西部及其他老少邊窮等地廣人稀適宜開展流動服務的地區,成都實驗室裝修www.vnnu.cn,由政府給鄉文化站配備多功能流動文化車,開展靈活、多樣、方便的文化服務。為此,筆者建議,省、州級政府可加大經費投入,一方面為民族地區的縣、鄉文化執法隊伍配備完備的執法設施、設備;另一方面增加人員編制和經費,充實文化執法力量。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