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農林技術 > 水利建設 >

土地承包入股風險的律法思考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3-04|瀏覽次數:
土地承包入股風險的律法思考作者:段雅萍 汪爭 單位:西安財經學院法學系

一、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內涵及其現狀

(一)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內涵近年來,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成為一種重要的土地流轉形式在農村進行實踐。鑒于此,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在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提出:允許農民在自愿有償原則和不改變土地集體所有性質及土地用途的基礎上,依法以轉包、出租、互換、轉讓、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發展多種形式的適度規模經營。《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條和第四十九條、《物權法》第一百二十八條和第一百三十三條均針對按照家庭承包和以其他方式承包分別作了規定,二者的流轉方式雖略有區別,但總結起來均包括轉包、出租、互換、轉讓、入股和抵押等六種具體流轉方式。《農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二條規定:“承包方之間為發展農業經濟,可以自愿聯合將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從事農業合作生產。”同時,《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管理辦法》第十六條規定:“承包方依法采取轉包、出租、入股方式將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部分或者全部流轉的,承包方與發包方的承包關系不變,雙方享有的權利和承擔的義務不變。”第十九條規定:“承包方之間可以自愿將承包土地入股發展農業合作生產,但股份合作解散時入股土地應當退回原承包農戶。”可見國家無論是在政策上還是法律上都是支持入股作為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形式的。此外,《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管理辦法》第三十五條第四款規定,“入股是指實行家庭承包方式的承包方之間為發展農業經濟,將土地承包經營權作為股權,自愿聯合從事農業合作生產經營;其他承包方式的承包方將土地承包經營權量化為股權,入股組成股份公司或者合作社等,從事農業生產經營”,這一條文更是為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提供了直接有力的法律依據。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在學界又被稱為土地承包經營權股權化,或者土地股份合作制,亦或土地承包經營權股份化。[1]學者們對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下定義的主要依據是入股的經濟組織形式。有學者認為,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企業形式應該限定為股份合作制企業[2];還有學者認為,土地入股的企業形式應該擴大至公司制企業[3]。鑒于當前已有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公司的實踐,筆者認為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是指:農戶在家庭承包責任制不變的基礎上,以土地承包經營權作價入股經濟組織,以經濟組織的方式對土地實行規模經營,農民從中獲取股東紅利的制度。

(二)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現狀中國的農業探索歷來都是生產實踐在先,制度出臺在后。經過近些年來的實踐,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形式主要有以下兩種:1.股份合作制雖然2007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農民專業合作社法》并沒有直接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作為出資形式入股合作社,但是農民專業合作社作為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發展了多年的一種形式,已經形成多種模式。只是之前,這種形式僅活躍在東南沿海城市和西部大中城市的郊區,在西部邊遠地區并沒有得到很好的發展。然而伴隨著《農民專業合作社法》的出臺,農民專業合作社已經成為農村規模經營的一種主要發展形勢,在全國轟轟烈烈展開。自20世紀90年代初,廣東省南海市將股份合作制模式引進農村土地經營以來,土地股份合作制逐漸成為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和創新的流行選擇,尤其是在廣東、浙江、江蘇、福建等經濟較為發達的地區,土地股權化實驗和改革受到廣泛關注和重視,這一制度在實踐中的推廣和運用漸有蔚然成風之勢。[4]2.有限公司制我國相關法律并沒有禁止土地承包經營權向公司法人出資入股,因此有了重慶對此形式的大膽探索。作為全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的重慶市,是目前最早探索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公司的地區。2005年,重慶市江津區李市鎮牌坊村經過多次開會選舉出相應股東,并由長壽區政府財政承諾貼息,擔保公司提供擔保,最終于2006年3月成立重慶宗勝果品有限公司。

二、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風險分析

以土地承包經營權出資入股設立農民專業合作社有充分的法律依據,所以股份合作制形式已經沒有法律障礙。然而,以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公司法人這一形式,雖然在一些地方有了探索性發展,但是由于有限責任公司的責任承擔形式以及專家學者擔心失地農民的社會保障問題和農村土地的資本聚集等原因,并沒有獲得法律上的直接支持。企業是市場經濟的主體,無論其表現形式如何,總會有“逐利”的天然屬性,潔凈室www.hrjhgs.com,不斷利用各種手段謀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因此,如何在市場經濟下將不穩定的市場因素與反應遲鈍的農村經濟相接軌,如何防止企業為追求個體利益而“盤剝”處于弱勢地位的農民,凈化工程www.schrjh.com,成為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發展壯大需要克服的難題。

(一)入股成立時的風險《公司法》第二十七條規定:“股東可以用貨幣出資,也可以用實物、知識產權、土地使用權等可以用貨幣估價并可以依法轉讓的非貨幣財產作價出資。但是,法律、行政法規規定不得作為出資的財產除外。”在這里,法律并沒有明文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是否可以評估作價。這意味著如若土地承包經營權不能評估作價,則農民無法將其作為資本入股公司法人。此外,定價標準也是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一大難題。有學者指出:“土地流轉的核心是引入農民定價權。”[5]然而,農民并不是市場的主體,要讓土地成為市場經濟的因素,就要讓其價值隨市場規律波動。作為一個弱勢群體,農民更希望土地的價格對自己有利;類似地,作為另外一方———公司當然也希望土地價格趨于自己的心理價位。而不管價格過高或者過低必將導致農民或者公司一方利益受損,從而導致公司成立也成為一種風險。

(二)股份經營中的風險《公司法》第三十六條規定,公司成立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同時第四十四條對公司注冊資本的增減有嚴格的程序限制,這使得股東出資(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后,資本抽回成為一個難題,將可能導致農民失去土地,從而致使農民失去生存保障的最后一道屏障。《公司法》第七十二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可以對內或者對外轉讓自己的股權。這就意味著如果農民將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有限責任公司,一旦其意欲轉讓自己手中的股權以換取其他方面的利益,則非農村集體成員也可能獲得土地承包經營權,這與現存的土地承包制度發生沖突。經營農業存在自然和市場雙重風險,預期收益不穩定,一旦遇到風險,企業經營可能舉步維艱,甚至面臨破產。無論政府在設立合作組織時考慮多么周密,給予多大優惠政策,也只能將經營風險降至最低,不存在“只賺不虧”的說法。[6]然而高風險亦意味著高利潤,這總比土地撂荒或者在零星的土地上靠著原始的農耕制度爭取基本的生存權利強很多。

(三)合作終止后的風險土地入股公司之后,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一旦公司破產清算,清償公司債務后的剩余財產,有限責任公司按照股東的出資比例分配,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東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這樣一旦進入破產程序,公司的財產(包括農民將土地作價入股的股權)將被拍賣,從而導致法人或者非農民自然人取得土地承包經營權,農民從此成為沒有保障的失地農民。這就與《農村土地承包法》的規定相沖突,因為取得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的只有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的村民。

三、防范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風險的法律思考

中國農村的土地擔負著農民的生活保障、就業保障、收益保障等功能,因此要積極推動土地承包經營權的流轉,就要盡力完善土地對農民的各項保障功能。

(一)完善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法律法規主要體現在對《公司法》的完善:1.允許土地承包經營權作為出資方式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轉讓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并且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土地是可以憑借其地理位置、肥沃程度以及零散化情況進行估價的。然而《公司法》并沒有明確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作為一種出資方式入股有限責任公司,從而成為束縛農民和其他投資主體的枷鎖。因此,可以通過修改《公司法》,一方面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作為農民作價入股的出資方式;另一方面規定一個合法的中介組織對集體土地的價值進行評估。這要求這一組織的評估行為有權威性,使得農民和其他投資主體對最后的評估結果沒有爭議。此方面可以效仿成都,建立農村產權價值評估機制———由區(縣)政府負責制定本區域內農村承包經營權基準價格、集體建設用地使用權基準價格和最低保護價格。2.突破公司股東人數的限制《公司法》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是2~50人,這主要是因為有限責任公司同時具有人合性和資合性的特征,同時人數的限制也適宜于公司決策和經營。但是農民將土地入股有限責任公司,要想公司經營達到一定規模(尤其是土地),股東人數必然要突破50人的限制。否則,成立的可能將是變相的農民專業合作社,而且也會影響公司的發展速度。此外,公司經營規模的大小對于公司的負債能力和可信賴程度也是一種保障。鑒于此,《公司法》可以規定,在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有限責任公司的情形下,公司股東人數可以不限于50人。3.規定公司股份流轉的范圍公司成立后股東不得抽逃資金,但是如果股東想要轉讓自己的股權,此時股權流轉將成為一大難題。這就要求法律對取得股權的主體進行身份上的限制———必須是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的村民。允許土地承包經營權進行入股,就是將土地的所有權、使用權(經營權)和承包權進行了分離。不管土地承包權如何流轉,土地的所有權都屬于集體,因此,只要對享有承包權的主體進行身份上的限制,即只能是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的村民,就可以限制土地承包經營權外流。這一點可以借鑒重慶的《關于以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設立公司工商登記的有關問題的通知》:以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的股東在全額置換其出資之前,不得向農民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轉讓其股權。有特殊原因確需向農民以外的人轉讓股權的,受讓人應當以貨幣、實物等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出資形式置換轉讓人出資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公司應同步申請辦理股東、出資形式等事項的變更登記。4.允許農民享有“土地贖回權”由于市場經營不善,這些企業一旦破產,農民就將失去最基本的生存保障。而這些入股的農民還不具備完全的市場破產能力。如果政府進行必要的救助,那企業的某些人就有可能利用這個“金降落傘”故意破產,騙取政府的各種項目款和救助基金。[7]但是如果允許農民以一定的價金“贖回”自己對土地的使用權(經營權),那么不但能保留住農民的最后一份生存保障,而且對企業的債權人也將是個有利的消息。因此,可以在《公司法》中規定,在公司面臨資不抵債、破產清算的情況下,允許農民享有“土地贖回權”,以此防止農民成為形式上的承包人,卻是實際上的失地農民。

(二)實施政策性農業保險政策性農業保險(以下簡稱農業保險)是指由國家給予財政、稅收等政策扶持,對農業種植業、養殖業等在生產過程中遭受特定事故、自然災害或者動物疾病造成的經濟損失提供補償的保險活動。隨著國際化的不斷發展,農業也已和國際接軌,走向更大的市場,然而與發達國家的大農場相比,我國依然走著落后的小農經濟路線。因此,我們可在世貿組織規則允許的范圍內,用農業保險代替直接補貼對我國農業實施合理有效的保護,以減輕加入世貿組織帶來的沖擊。同時,農業保險也可減少自然災害對農業生產的影響,穩定農民收入,從而促進農業和農村經濟的快速發展。雖然自然災害頻頻發生,但是由于風險和成本原因,潔凈室www.hrjhgs.com,政策性農業保險費率水平較高,農民自身難以獨立負擔這塊支出,所以大部分農民寧肯土地撂荒出去打工,也不愿意向農業保險公司投保。然而以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公司卻可以解決這方面的問題。農業保險與農業的規模經營相結合是個雙贏的過程。一方面農業公司通過向農業保險公司投保,在農業遭受自然災害的時候可以相應減少公司的損失,這不但對公司的信譽有很大的保障,而且可以提高投資者對其長期發展的信心。另一方面,公司通過整合農民分散的土地,對土地實行集約化經營,進行高科技管理和投資,可以提高農業的抗風險能力,這也將大大降低農業的自然風險損失,對農業保險公司也將是很好的保障。

(三)完善農村社會保障體制土地一直都是中國農業社會中最重要的經濟依賴,而中國的社會保障制度,由于受到政府經濟政策的傾斜,從建立初始就有著濃厚的二元社會的特征:城市社會保障不斷完善,農村社會保障卻依然停留在靠天吃飯的“土地時代”。然而土地保障只是我國農村社會保障制度建立過程中的一個過渡形式,不屬于真正意義上的社會保障。因此在市場經濟因素不斷向農村滲入的過程中,完善農村社會保障體制已經成為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而且農村社會保障制度不完善也是學者們對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持保留態度的重要因素之一。我國農村社會保障制度經歷了家庭保障加政府救濟—集體保障加政府補助—家庭保障加社會保障的幾個階段[8];農村社會救助供給不足的一個重要原因在于資金供給不規范,但是我國地方政府的事權大于財權,在政府轉移支付不規范的情況下,部分地方沒有足夠的資金進行農村社會救助,從而導致農村社會救助供給總體不足和地區性不均衡。所以必須規范政府財政資金的轉移支付,中央政府對中、西部地區進行資金的合理安排與供給,以解決農村社會救助資金總體性不足和地區性差異問題。[9]在農村社會保障制度尚未完全健全和完善的條件下,應嚴格禁止土地股份的轉讓,但是如果當地經濟比較發達,農民的收入已經主要來自于非農產業而且相對穩定時,則可以允許土地股份轉讓,甚至如果土地股份的收益足夠高,都可以用土地股份去換取社會保障。[10]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黨國英認為,股份制是人們為了降低生產經營風險而建立的一種合作方式,并不適合一切生產經營活動。然而現在的問題是,農民手上沒有活動資金供他們投資進行合作生產,卻希望加入這樣一個行列改善自己的生存狀況,因此只有將土地作為一種資本才能改善這一矛盾現狀。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是適應市場經濟發展的一種新型土地流轉形式,更能吸引外部資金和提高農民的勞作積極性,也解決了為什么農民寧愿將土地拋荒也不愿意承包給別人換取微薄收入的問題。因此,我們應該在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不變的現行制度約束下,對現行法律進行適度調整且解決了農民的社會保障問題后,將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作為農村土地流轉的創新目標制度,積極推動土地作為一種資金因素活躍于市場經濟體系中。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