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農林技術 > 水利建設 >

土地承包的法律問題研究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3-20|瀏覽次數:
土地承包的法律問題研究一、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特點和趨勢

(一)流轉速度加快

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從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開始,營業額的比例保持在2%~4%。1994年流通的農業用地面積僅占全國土地面積的2.9%,而2000年全國土地承包經營權轉讓的家庭有34.6%,平均流轉率遠遠高于1992年營業額的比例。截至目前,有近31.2%的農民參與了土地流轉,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傳輸速率平均為23.1%。

(二)土地流轉規模不斷擴大

據農業部調查數據顯示,在1995年、2007年、2009年9月,全國土地面積分別為1161萬畝、5551.2萬畝、1.06億畝,占耕地總面積的比例分別約為3.1%、5.01%、9.5%。從這些數字中可以看出,土地流轉規模呈現擴大的趨勢。2001年,浙江、安徽分別出讓土地134.6萬畝、1243.6萬畝,與1997年相比,同比增長29.7%、21.3%。黑龍江、湖南、四川、江西等省份2003年農業用地的規模也在不斷擴大。2009年,凈化工程www.schrjh.com,深圳和湖北省農業土地流轉面積占家庭承包耕地總面積的比例分別為42.89%、23.91%。廣東省2003年7月轉讓的土地為350萬畝,同比增長19%,超過1999年全省耕地總面積的14.2%。由此可見,土地承包經營權的發展在中國的許多地方已經形成規模。

(三)土地出讓模式多樣化

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模式隨著土地制度的不斷完善呈現多樣化的發展趨勢。轉讓的具體方式除了轉讓、轉包、交換等法律明文規定的幾種方法,還出現了租賃、股份、抵押及其他形式的土地流轉,而且不同地區的流轉模式也不盡相同。為了促進農地流轉,集體經濟組織采取了股份合作制、入股、返租倒包等多種形式。農民比較傾向于轉讓、交換和轉包等形式,而新的土地出讓模式在經濟相對發達地區也占據了較大比重。

二、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法律制度存在的問題

法律制度應在堅持依法、自愿、可持續、保護土地的原則基礎上不斷完善相關法律法規,讓土地流轉有法可循,實現土地資源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最大化。

(一)流轉主體的問題

法律對承包人和受讓方的主體資格都有嚴格的限制,明確規定承包人只能是具有集體經濟組織身份的農戶。而以其他方式承包的,本集體成員在同等條件下享有優先權。受讓方則要求有專業的農業生產能力,可以是本集體成員也可以是其他組織或個人,享有的優先權同承包人一樣。這樣的規定使得雙方主體的范圍限制在很小的區域,使一些想進入農業生產的個人或組織受到限制,而不愿種田的農民卻要禁錮在土地上,違背了平等進入市場的主體資格的原則,阻礙了農地生產的利用率,不利于農地市場流轉。

(二)轉讓方式存在缺陷

《農村土地承包法》規定土地承包經營權的轉讓方式要經發包方同意,而“發包方同意”的法律規定過于空泛,對發包方在什么條件下應該允許土地承包流轉權轉移、在什么情況下應該不允許土地承包流轉權轉移等問題沒有明確。存在的主要問題:(1)發包方同意主體行使的主要問題;(2)發包方同意回復期間的問題;(3)發包方同意或不同意轉讓土地承包經營權問題的法定理由。

(三)流轉配套制度上的問題

首先,我國還沒有建立完全的土地流轉市場,土地的市場流轉制劑還有待開發,主要表現在相關的機制評估機構沒建立,沒有相應的流轉價格機制,監管機構不健全。其次,有些地方的中介機構處于空缺狀態,導致雙方的交易信息不對稱,潔凈室www.hrjhgs.com,交易渠道受到極大的限制。最后,沒有良好的農村社會保障機制,農的民生活來源和保障只能依靠土地。

(四)《農村土地承包法》

第33條的“其他手段”的規定過于含糊“其他手段”包括究竟什么樣的方式?是否可以創建基于農民的自主權?《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法》及隨后頒布的《物權法》都沒有明文規定以其他方式承包的土地的性質,造成的財產缺乏全面的法律規范,適用法律困難。

三、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法律問題的解決對策

(一)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的流轉主體應當打

破對其身份和資格的限制,適當地擴大主體的范圍,可以允許本集體組織以外的人員和允許非農業戶口的人員參與其中,取消對受讓方必須為專門具有農業生產能力的不合理的規定,因為受讓主體的不同并不會影響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對雙方的權利義務。相反,主體的多元化有助于建立開放、新型的農村土地承包流轉方式,也體現了堅持自愿、有償的原則,有利于加快農村土地的承包流轉。

(二)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由發包方的同意”的規定應該細化。

發包方同意的權利行使權應該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委員會(管理機構)、村委會或村民小組行使。發包方同意的答復期限為15日。“發包方”的權利由決定變為監督。對于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上的重大事項,應當由本集體經濟組織或村民投票決定。

(三)通過對農村土地的基準地價做出準確

科學的測算來確定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差價體系。在此過程中可以運用多種土地計價方式,進而建立農村土地定級及土地市場價格參考制度,以解決農村土地流轉出現的流轉價格不規范、損害農民利益的現象。土地流轉中的中介組織可以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替代,因為集體經濟組織與農戶具有紐帶橋梁的特殊關系,它們之間既有聯系又有矛盾。集體組織可以為土地承包雙方提供可靠的信息來源,可以為農村招商引資,幫助雙方簽訂合同,監督管理土地流轉的運行。這樣可以減少土地交易的成本,增加流轉機會,降低流轉的風險。另外,農民也可以用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由合作社統一進行生產管理,農民作為股東享受土地分紅。

(四)一些土地流轉的方式不利于農村經濟的發展,需要進一步評估。

可以指定使用一些土地出讓方式,為農民帶來經濟效益或至少不影響農業生產,凈化工程www.schrjh.com,以確保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的順利轉讓。

(五)健全農村社會保障制度是促進農村土地

承包經營權流轉的前提條件。但是,長期以來,國家把社保的重點放在了城市而忽略了農村的社會保障體系建設。農村的社保應堅持國家、集體和農民三者相結合的酬資方式,減輕農民負擔,積極探索多渠道、多層次的農村社會保障新途徑,逐步建立起社會救濟、農民養老、醫療保障及農村風險等全方位的社會保障體系。以法律作保障,加快農村社會保障體系的法制建設,防止農村“三無”人員的出現,加快農村土地承包流轉市場的發展。總之,享有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流轉權的公民和集體經濟組織應按照集體所有或國家所有的土地使用權享有承包權利。由于中國農村土地承包的基本路線有多年的民事立法保障,僅僅依靠保險索賠機制對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和流轉權的承包商給予保護是不夠的。因此,法律對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流轉權進行保護才能對保護農民的合法權益和農村經濟發展發揮重大意義。一般情況下,在規范土地流轉過程中,應通過建立和完善相關的法律和法規。然而,立法保護是一方面,配套機制不能忽視,應建立和完善農村土地通過中介對土地承包經營權進行轉移,完善農村社會保障體系等一系列措施,以確保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健康發展。

作者:王曉霞 單位:海南大學法學院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