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農林技術 > 畜牧技術 >

國內動物飼料發展趨向釋解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2-03|瀏覽次數:
國內動物飼料發展趨向釋解中部四省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特點

奶牛工業飼料產量占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總產量的95%近年來,在中部四省反芻動物規模化養殖中,奶牛養殖集約化程度最高,而肉牛特別是肉羊多以散養等較小規模化養殖為主。因此,奶牛工業飼料產量較大,約占中部四省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總產量的90%,湖北、湖南、江西三省的更在95%以上。反芻動物工業飼料呈區域分布中部四省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的分布與這些省的牛、羊養殖優勢產區和養殖水平密切相關。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的產量與反芻動物的養殖數量特別是集約化程度較高的奶牛養殖數量高度相關。就中部四省而言,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產量主要集中在河南。就各省而言,在河南主要集中在沿黃奶業示范帶和豫東、豫西南奶源基地“一帶兩片”奶業優勢區域內;在湖北主要集中在宜黃高速公路沿線城郊奶牛產業帶內;在湖南主要集中在城步縣各村、南山牧場、望城縣和長沙縣內;在江西主要集中在贛中與贛南地區。今后隨著奶牛、肉牛和肉羊養殖將進一步向優勢區域集中,預計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的產區也將進一步向優勢產區集中。反芻動物工業飼料依然弱勢近年來,盡管中部四省反芻動物生產的快速發展與飼料產業結構的優化調整,雙向拉動了這些省份反芻動物飼料的快速發展。但由于目前這些省份反芻動物的養殖規模化、集約化程度還不高,對工業飼料的依賴程度仍較弱,使得反芻動物工業飼料在整個飼料工業中所占的比重很低,成為工業飼料中最薄弱的環節。具體表現為:①現階段中部四省的反芻動物飼料(即便是奶牛飼料)主要依靠作物秸稈和少量的天然牧草。而精飼料中主要的能量飼料玉米越來越緊張。專用蛋白質飼料缺口越來越大,優質牧草和飼料作物短缺。同全國其它地區一樣,隨著中部四省反芻動物的發展,對優質牧草和飼料作物的需求將更加明顯。②飼料搭配不合理、組成不科學。在反芻動物養殖中,飼料成本占養殖總成本的70%左右,因而飼料轉化率成為影響反芻動物養殖效益的關鍵因子。有些地區完全放牧,有些地區只喂秸稈,有些地區精料占總飼料的比例高達70%~75%,導致飼料轉化率低,產品質量差,如牛奶固形物含量[1]低,經濟效益差,如每千克標準乳生產成本[1]增加。我國反芻動物飼料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主要在粗飼料方面,發達國家以優質苜蓿干草為主,消化率高,而中部四省反芻動物粗飼料(即便是奶牛粗飼料)基本上停留在玉米秸稈、稻草等低質粗飼料上。奶牛營養的不平衡與飼養管理的不科學多方作用造成奶牛蹄病、營養性代謝疾病(如酮病)與繁殖疾病(如產后癱瘓)頻發,降低了奶牛的利用年限,影響了奶牛生產潛力的充分發揮。只有通過改善飼養管理、供給平衡的營養尤其要確保優質粗飼料的供應來預防。③TMR飼喂技術普及率低。隨著中部四省奶牛養殖標準建設的實施,部分牛場已實施TMR飼喂技術,但由于受機械成本高、飼養規模小與粗飼料品種復雜的限制,加之TMR制作、飼喂技術的培訓未跟上,目前TMR飼喂技術只在少數大型奶牛場使用。④行業步入高成本時代,企業整合加速。“三鹿奶粉”事件等奶產品安全問題使全社會關注奶牛及相關飼料行業,也使相關企業家們的“安全、環保”生產意識得到進一步增強。中部四省飼料生產形勢雖然存在區域性差異,但總體形勢基本一致,表現為畜產品價格低迷,原料(主要的如玉米、豆粕、魚粉等)價格波動(螺旋式上升)頻繁和人力成本上漲,人民幣升值,導致成本上升,行業已步入高成本時代。飼料產量同比增長,企業利潤下滑,大型企業發展良好,小型企業非常艱難、數量減少。企業規模經營優勢明顯,資源整合加強。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生產的巨大潛力有利于農村產業結構調整在農業發達國家,牛奶產值占農業總產值的第一位,一般比重為18%~28%,荷蘭高達35%。在畜牧業發達國家,牛奶產值占畜牧業產值的比例都較高,法、美、德三國在30%~40%之間,荷蘭超過50%,而我國目前牛奶產值僅占畜牧業產值的5%,占農業總產值的比例不足2%。有利于種植業結構調整發達國家70%以上的農耕地面積用于種植飼料作物,其中80%是人工牧草,20%為飼料谷物,糧食作物只占15%左右,經濟作物占10%;60%的農戶種草養(奶)牛。然而,我國中部四省的耕地主要用于糧食生產。其實,中部四省的草場資源比北方更豐富。目前除荒坡荒地的牧草資源得到低效利用外,耕地農牧結合的生產方式(糧草輪作、套種)還沒有形成,若通過改良耕牛(含水牛)發展奶業,必能促進牧草資源的高效利用,農民獲得效益后,會充分利用土地資源生產牧草以提高土地資源的利用效率。因此,奶牛養殖業的發展將進一步優化中部四省的種植業結構,促進種植業從“糧(食作物)-經(濟作物)”二元結構轉向“糧(食作物)-經(濟作物)-飼(料作物)”三元結構。有利于畜產品結構調整在現代農業國家的畜產品結構中,肉類(其中豬肉約占80%)和奶類產量的比例為1∶2,我國僅為1∶0.4,而中部四省則更低至1∶0.04。這個比例極不合理。奶的飼料報酬最高,在歐美及大洋洲等奶業發達國家,奶業產值一般都占到畜牧業產值的1/3左右。我國居民每天人均蛋白質的攝入量為76g,來自奶類產品的蛋白質僅有1.5g,而發達國家高達15g。有利于勞動力就業結構調整奶業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能夠容納大量勞動力,發展奶業可促使種植業勞動力向養殖業轉移,進而向食品加工業和第三產業轉移,減少農業人口。飼料市場競爭的需要市場競爭將進一步推動反芻動物飼料工業的發展。近年來,飼料市場競爭加劇,豬、禽飼料市場相對飽和,利潤率不斷下滑,而飼料原料價格卻持續攀升,飼料企業經營步履維艱。在這種形勢下,反芻動物飼料以其較高的利潤率和廣闊的市場空間而受到飼料企業越來越多的關注,許多飼料企業紛紛調整產品結構,把反芻動物飼料生產作為企業新的重要的增長點。反芻動物飼料生產競爭態勢的形成,將直接促進中部四省反芻動物飼料的快速發展與質量水平的提升。西部大開發和中部崛起帶來的機遇中部四省地處連接南北、溝通東西的重要位置,在實施西部大開發與中部崛起過程中,占有近水樓臺先得月之利。中部四省的飼料工業相對落后,養殖業尤其是反芻動物養殖發展后勁足,飼料需求量大,這有利于反芻動物飼料產品的開發,從而為該地區飼料工業的發展增強后勁。

制約中部四省反芻動物發展的飼草因素

產業鏈條不完善,產業化程度低,商品工業飼料使用率極低與豬、禽業相比,整體而言,中部四省的反芻動物養殖業,特別是養羊業還沒有形成由市場作導向、由龍頭企業作牽引、由養殖戶和養殖場作為養殖基地、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產業鏈條。企業與養殖戶之間、養殖戶與市場之間基本處于“隔絕”狀態,養殖戶依靠自己對市場的判斷和經濟條件決定飼養的規模和方式,技術水平較低,產品規格不一。大多肉羊(牛)加工企業規模小、分布分散,大型肉羊精深加工企業更少。企業生產計劃缺乏與分散的養殖戶之間充分的銜接和有效的服務,以臨時隨意收購為主。中部四省大部分的羊只(包括部分地區的牛只)都在農戶自發組織的“羊(牛)市”上由養殖戶自行交易,缺乏龍頭企業的帶動和市場引導,沒有形成統一的市場,抗風險能力差,羊(牛)肉流通基本上處于無序狀態,沒有專業羊(牛)肉物流企業。這種自發的養殖模式決定了其很少甚至不使用商品工業飼料。對粗飼料的重要性認識不足、利用不合理,飼料轉化率低牛、羊等反芻動物日糧中60%~100%是青粗飼料。因此,青粗飼料利用的好壞是決定反芻動物能否發揮最佳生產性能的關鍵因素之一,但目前對這一問題的重要性認識不夠。在實際生產中,青粗飼料短缺和利用率不高是同時存在的兩個限制生產力發揮的因素,在農區表現為,一方面缺乏優質飼草(青飼料輪作及輪供體系不健全),另一方面秸稈飼用率低,飼喂效果差。大部分散戶飼養的反芻動物依靠低質粗飼料如秸稈(未加工或粗加工)及少量精飼料維持,對粗飼料也很少進行青貯、氨化及微貯處理,凈化工程www.schrjh.com,精飼料利用大都無計劃,使得飼料轉化率低,經濟效益差。飼草配合不科學,生產力水平低首先,大規模散養使養殖戶對現有草地資源重利用、輕保護或者不保護,導致飼草資源利用不合理,降低了草地生產力。據2008年草地監測報告,河南省草地生產力與2007年相比有所下降。其次,近年來,隨著國家“退耕還林、還草”政策的實施,很多草地被禁牧,導致可以放牧的低地草甸、林下草地資源減少。同時長時間的禁牧使草地上優良牧草被半灌木及灌木取代,草地中灌叢增多,草地質量下降。第三,雖然河南省有豐富的秸稈資源,但由于多為直接利用、不合理飼喂,凈化工程www.schrjh.com,秸稈利用率低,與肉牛、奶牛相比,肉羊的更低,經濟效益差。第四,配合飼料使用率低,目前河南90%的反芻動物沒有使用配合飼料,也缺乏必要的飼料配方技術,還缺乏適合奶牛不同泌乳期、肉牛不同育肥期特別是肉羊不同性別、生育期、生產用途和飼養類型的配合飼料,大部分養殖戶尤其是散養戶有什么喂什么,而不是需要什么喂什么,飼喂方式上與豬禽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導致營養失衡,個體生產性能下降,群體生產力水平降低。養殖成本逐年增加相比于豬、雞等小型家畜(禽),奶牛養殖是畜牧業中的重工業,不僅整個生產周期長,而且土地、資金、資源和人員等方面都投入非常大。特別是近兩年,受飼料價格、電價、工資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響,奶牛養殖成本急劇增加。據調查:河南鮮奶收購價為3.2元/kg,同比增加42%;生產成本為2.7元/kg,同比增加75.3%,可以看出原料奶收購價格遠低于飼料成本的增加。而以玉米、豆粕、DDGS為主的大宗飼料原料和一些牧草等優質粗飼料的價格大幅度上漲,如苜蓿干草、羊草的價格較上年上漲了30%~50%。飼草種植面積小,精飼料供應能力較低雖然中部四省發展反芻動物養殖具有明顯的區位優勢,但由于中部四省人口的絕對數量不斷增長,糧食需求壓力重,蛋白質飼料非常缺乏,而以耗糧為主的養豬業仍占主導地位,畜牧業內部爭糧矛盾突出。因而充分利用冬閑田和荒坡地進行豆科牧草種植,不僅能解決蛋白質飼料不足的問題,而且能優化畜牧業發展結構。據試驗,種植667m2紫花苜蓿,1年可產鮮草2500~3000kg,同時從大氣中為土壤固定100kg以上的N素,增加有機質500kg以上,從而可以有效改良土壤,減少種植成本。然而,飼料作物在中部四省尤其是其中的湖北、湖南與江西三省的種植業中并沒有全面而穩定的規劃與保障,據對湖北的調查,目前該省飼料種植面積只有4萬hm2左右,還不到耕地總面積的1%,以致大宗原料供應渠道不夠穩定,每年須從外省調進160萬t左右的玉米、50萬t左右餅粕,占該省需要量的60%以上。湖南、江西的情況與此類似。湖北、湖南、江西三省的飼草種植面積小、精飼料供應能力較低,成為提高這些省份反芻動物飼料轉化率和產品質量的重要限制因素。

中部四省反芻動物飼料可持續發展的政策保障

領導重視溫家寶總理近年來一直倡導大力發展肉牛、肉羊產業,國家和地方也制定了一些扶持肉牛產業發展的政策。從社會效益來看,歷史形成的“糧-豬”農業體系,須用大量谷物養豬,這對僅有世界7%的耕地卻要養活世界22%人口的中國來說,從維護糧食安全的角度看是不可持續的。因此,不少專家認為“以‘草地農業’取代‘糧-豬’農業勢在必行”。反芻動物養殖的優勢體現在“不與糧爭地,凈化工程www.schrjh.com,不與人爭糧”,社會效益明顯。從生態效益看,利用秸稈飼料喂養牛、羊等反芻動物,其排泄的糞便是優質廉價的有機肥,這些有機肥不僅可以增肥地力、改良土壤、保持土壤水分,還可節省大量化肥,降低生產成本,減少化肥帶來的環境污染及土壤板結等不良影響,增強農業發展的后勁。從產業結構調整來看,大力發展肉牛(羊)產業,可以改變中部四省尤其是湖北、湖南與江西三省生豬產業獨大的“跛腳”局面,進一步優化畜牧產業內部結構,增強中部四省畜牧業發展的后勁和可持續性。遠景目標規劃《飼料工業“十五”計劃和2015年遠景目標規劃》中對飼料工業的結構布局進行了調整,提出“要加快發展濃縮飼料、精料補充料和飼料添加劑及其預混合飼料”,并完善相應的扶持政策,支持反芻動物飼料生產。隨著糧食安全問題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以及參與國際競爭的需要,未來國家將會出臺更多的鼓勵扶持反芻動物特別是奶業發展的政策,必將推動反芻動物養殖和反芻動物工業飼料生產的快速發展。國家牧區戰略調整國家牧區戰略調整為中部四省加快反芻動物發展提供了空間。在“十二五”時期,國家為了保護北方地區的生態平衡,對北方的反芻動物生產劃分了禁養、限養、穩定發展區,北方反芻動物產量將大幅降低。要保證全國牛、羊生產總量不變,必須加快南方反芻動物養殖的發展,這一政策導向對中部四省加快反芻動物發展是一個難得的機遇。在農業結構戰略性調整中突出反芻動物生產的地位在2002年農業部制定的11個優勢農產品區域發展規劃中,其中2個有關畜牧的分別為奶牛與肉用牛(羊)生產。這就明確了中國畜牧業結構調整的總體目標。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對糧食安全的重視以及農業結構戰略性調整步伐的加快,河南省、江西省分別結合2011年與2012年國務院出臺的《關于支持河南省加快建設中原經濟區的指導意見》與《國務院關于支持贛南等原中央蘇區振興發展的若干意見》,明顯加大了對畜牧業結構的調控力度,牛、羊肉生產特別是奶業的發展成為畜牧業結構調整的亮點,使反芻動物養殖業呈現高速發展的趨勢。發展反芻動物養殖特別是以奶牛為主的奶業已成為促進農民增收、增強人民體質的重要途徑。2011年底發布的河南省“千萬噸奶業跨越工程”與“優質高檔牛肉生產開發計劃”的實施,必將擴大河南省反芻動物(奶牛、肉牛與肉羊)尤其是奶牛與肉牛的生產,推進河南這3種主要反芻動物的優勢區域開發,將河南打造成全國重要的優質安全反芻動物產品(牛奶與牛、羊肉)生產核心區。湖北省的“兩圈一帶”區域發展戰略、江西省的“鄱陽湖生態經濟區”區域發展戰略為現代畜牧業發展創造了有效的路徑。湖南省結合長株潭城市群成為“全國資源節約型和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引導該省畜牧業向規模化、專業化方向發展;轉變畜牧業粗放型的增長方式,形成飼料的高效利用模式,形成標準化清潔生產零污染零排放的生產方式,形成畜禽養殖過程中廢棄物的循環利用系統,提升畜牧業可持續發展能力。

作者:張吉鹍 單位:江西省農業科學院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