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工業制造 > 工業設計 >

三維動畫時空塑造研究

來源:網絡|發布時間:2021-03-27|瀏覽次數:
三維動畫時空塑造研究在《新牛津雙解詞典》里,視錯覺即“optical illusion”, 是利用構圖使人類視覺系統混亂而造成的一種錯覺假象。在藝術史上,涌現出種類繁多的突出時空觀構圖的視錯覺藝術作品。例如畫家埃舍爾和達利創作的超現實主義作品,這些作品以試圖制造視覺錯覺和假象為目標,達到迷惑觀眾的眼睛并使觀者被自己的視覺所欺騙而對畫面產生錯覺為目的。如何利用畫面構圖在限定的場景中實現讓觀眾產生視覺系統失誤的假象和使三維動畫中的時空表現得更加詭異魔幻,是導演需要解決的問題。相對于埃舍爾的作品,岡薩維爾斯(以下簡稱“岡”)的視錯覺構圖不是純粹地采用超現實主義的抽象技法,而是基于真實世界中生活環境的重鑄,使觀者的感受一直在幻覺和真實中徘徊。本文通過分析“岡”的視錯覺藝術作品,并結合相關的理論對在三維動畫中表達這種二維平面上創造的幻覺時空場景的方法進行探討。

一、視錯覺在作品《樹根和翅膀》中產生的緣由

怎樣能實現讓觀眾的視覺系統在視錯覺藝術中發生失誤,讓他們的精神世界產生幻想,并在心理上參與編劇的空間構建過程呢?薩克教授在其《神奇與空間》一文中指出,引起神奇的定理是相互影響間的物體具有相似性,而在空間中的接觸與聯系是物體之間產生因果關系的重要條件。屬性相近的物體處于分離局面時,具有共同屬性的物體仍然能相互影響對方。[1]在自然界里,動物利用和自己顏色相似的植物來掩飾自己的行蹤,比如變色龍根據環境的變化變換著自己身體的顏色,青葉蛇自身的翠綠色和樹葉的顏色近似而使其方便于掩蓋自己而攻擊獵物。這些生物身體上的特性和環境的特征相互統一,構成自然界的和諧。同理,在“岡”的作品《樹根和翅膀》(圖1-1 和 1-2)中也運用了物體相似性的原理來達到視錯覺的效果,畫中描繪的公園里的一個雙層噴泉,仔細觀察,會發現其實是以兩個處在前后不同位置的噴泉造成雙重疊加的效果,于是觀者的視覺會在一個雙層噴泉和兩個不同位置噴泉的構圖中徘徊,這樣錯覺就產生了。而產生這樣的視覺錯亂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兩個噴泉的底座結構是一致的,并且兩個噴泉涌出的位置在垂直視覺中是在一條直線上,只是處于構圖上方的噴泉形狀略小。畫家利用一條白色小路巧妙地鏈接兩個處于不同位置卻外形相似的噴泉,而噴泉水的透白色又巧妙地掩飾了白色小路的存在,造成了處于分離狀態的噴泉從觀者角度看是處在同一個平面上。另外一個使觀者的視覺造成混淆的原因是,處在構圖上方的噴泉有一只和旁邊樹木一樣的鳥,而這只動態的鳥和旁邊樹上靜態的鳥的形狀顏色和外形特征都一樣。動態的鳥給觀者的錯覺是在一個雙層噴泉的頂部戲水。

二、三維場景中打破《樹根和翅膀》視錯覺構圖的方法

打破畫家使人產生視覺混淆詭計的方法,關鍵是要讓觀者認識到鏈接上下噴泉的白色小路是路,而不是噴泉的連接柱子。由于繪畫作品是靜止的,不會自動打破錯覺。這樣就需要引入一個媒介來打破這個僵局。動畫中的人物角色承擔了這一任務,角色的作用不僅是作為一個敘述故事的媒介,而且起著打破觀眾幻覺的作用,并聯系著畫中世界里面的物體。哈佛大學教授羅勒雷指出,改變在空間中身體的位置能夠創造出建筑性和具有電影性質的場面。[2]在三維動畫中模擬《樹根和翅膀》的畫面并構造一個主角男孩,(圖 2)當運動著的小男孩經過白色小路的時候就已經打破了觀眾的錯覺。男孩在空間中的運動狀態重新組建了兩個噴泉之間的關系,明確了兩個噴泉是在現實中存在一定距離而不是上下隸屬關系。而兩個噴泉間的距離又反過來為主角小男孩的運動提供了充裕的表演和時間。這樣,畫面的場景就從原來似是而非的矛盾空間回歸到符合人們邏輯的世界。其次,在三維場景中實現這幅作品的視錯覺構圖比在二維場景中更有優勢,三維場景既能利用攝像機工具調整兩個噴泉的瞬間位置,并且設置為場景動畫,也能隨時調整小男孩所處的角度位置,使觀眾直接參與構造這個奇幻時空的變化過程,從一個噴泉的兩層到兩個不同位置的噴泉的視覺變化。

三、空間中物體的運動狀態與視錯覺的關系

關于空間概念的討論,近代心理學家的理論認為,空間應分為物理空間和精神空間,物理空間反映物體的運動狀態與其空間的關系,精神空間反映想象中的物理世界。[3]動畫空間中物體在一段時間內的運動狀態改變能引起觀眾的精神空間的幻象和視錯覺,這涉及到三種情況 :一是改變物體的位置,二是改動物體的大小屬性,三是轉移物體的形態。“岡”的作品《玩具火車》(圖3-1 和 3-2)和《睡夢中飛翔》(圖4)分別體現了上述的“二”和“三”。《玩具火車》描述的是一個男孩在玩耍地面上的玩具火車,然而一輛真實的火車從房間墻門旁邊的過道飛奔而來的詭異畫面。改變物體的大小屬性而不改變其外觀的設計是引起觀眾的精神空間產生瞬間變化的重要手段。畫中描繪的火車如果加速,會讓人感覺真實世界中正常火車速度頻率的改變,但是畫家利用中間的墻壁巧妙地掩飾了火車從小到大的變化過程,就是讓觀眾來不及體驗現實火車形狀變化的過程,直接映入眼簾的是意外發生變化的形體,因此改變火車的大小不僅是火車物理上改變,更是讓觀眾經歷從現實世界到幻想世界的這種突如其來的轉變。小孩和火車本來是處于真實世界的,但是由于改變了火車的大小而導致了這種視錯覺的發生。在三維動畫中,時間作為把相對靜止的玩具火車變成真實的動態運輸火車的媒介,讓這一靜止畫面給予的詭異視覺演變成真實的情景。特德威爾認為變形是引起觀眾在真實世界里視覺變化的手段。[4]此外,把火車的聲音和車頭燈作為時間之外的一種重要傳播媒介,可以增強從玩具火車的消失到遠處動態運輸火車的到來的過渡情節。這樣,觀眾的視覺重心就從玩具火車轉移到旁邊的過道,隨著時間的推移,體驗瞬間時空轉變的動畫場景。相對于改動物體的形狀來說,作品《睡夢中飛翔》體現了圖形的一種更為復雜的物理變化,轉移物體的形態。形態的轉變包括外表、顏色和本質屬性的轉變,而轉變中過渡的圖形呈現多樣化。比如從粉紅色的圓圈轉變成藍色的正方形,在轉變過程中會呈現類似正橢圓、正菱形的形態。(圖 5)根據上述薩克教授的理論,從物體的一種形態轉移到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形態需要物體具有某種共同的屬性,只有物體之間具備某種相似,潔凈室www.hrjhgs.com潔凈室www.hrjhgs.com,才能產生形態轉變的可能性,否則給人唐突的感覺。圖 4 描繪了一群孩子在床上蹦跳玩耍并處于飛翔狀態而稍遠地方則是一個孩子躺在床上。整幅構圖造成觀眾視錯覺的地方在于背景的設置。構圖描繪了從遠處群山環繞的自然環境到近處的室內床上環境,這種從一個外景時空跨越到內景時空的變化,造成這種變化的圖中物體則是外形和顏色都設計得非常接近的山和床。薩克教授的理論中,有五種視覺形式會產生空間物體的相似性,其中之一叫便利原則。[5]表明了具有屬性相同的物體邊緣相接,混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會產生空間的相似性。當遠處的山轉移成近處的床,凈化工程www.schrjh.com,人們的視覺就會被混淆,“究竟孩子們是在山上蹦跳還是在床上睡覺?”產生這種似是而非的幻覺。在二維構圖中無法體現山到床的動態變換,在三維空間里要實現從山到床,外部到內部的轉換,關鍵在于顯示場景形態轉變的中間過程給觀眾。(圖 6 和 7)把場景中的攝像機固定在一個側面的角度,能真實地反映如何從遠處的一群山通過一段距離轉移到近處的一堆床。利用 Aftereffects 軟件里面的透明度疊加,可以順利地實現兩個完全不同時空狀態從無到有,從有到退出畫面的動態效果。這樣,融合在一個畫面的兩種不同空間,隨著時間的變化發生轉移,將會引起觀眾處于不同時空轉換的幻覺。

結語

本文通過對岡薩維爾斯作品的分析和在三維場景中重現,探討在三維空間中塑造視錯覺藝術的可能性。在三維空間中構建視錯覺藝術能讓觀眾在真實的物理空間中,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角色的運動,感受導演構建的時空和體驗這種空間造成視錯覺的過程,并產生精神空間的幻想。這會對今后動畫中塑造空間藝術的可能性,調動觀眾情緒和想象的功能性起較大的作用。動畫中奇特、魔幻的敘事風格也不會再一味地沉浸于想象中的古代或者虛無縹緲的未來,而是可以存在于當下的生活場景中。 在线看日本免费不卡资源,日本免费网址大全在线观看,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Copyright © 2020-2028 現代應用技術網版權所有http://www.jqjgl.cn本站文章部分來自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與管理員聯系QQ:164236394,或發電子郵件告知我們,經我們審核后會在第一時間進行確認并作刪除處理!感謝您的支持與理解!廣告服務聯系QQ164236394 Power by DedeCms